第52章 手抄的佛經

中午。

蘇祁遠下樓來到餐廳,卻只是看見幾個女傭在忙碌,餐桌旁根本不見蘇憐兒的身影。

他不由微微蹙眉,喊來吳嫂,“憐兒呢?”

吳嫂的眼底閃過一絲慌亂,“大小姐她……她一大早就出門了。”

“出門?”蘇祁遠眉頭頓時皺得更緊,“今天下午要給媽媽去掃墓,她這時候出門做什麼?”

“我……我也不知道啊……”吳嫂有點不敢去看蘇祁遠,但還是為蘇憐兒說話,“但大小姐說了,她會自己去墓園的,讓您不用等她。您放心,大小姐肯定會按時到的!”

蘇祁遠面色微沉,沒多說什麼,只是坐下來吃飯。

吃完飯收拾完,時間很快就到了2點出發的時候,蘇憐兒依舊沒有回來,電話也打不通。

吳嫂現在都有些沒底氣了,“大小姐應該是自己去了吧,要不我們先出發?”

蘇祁遠的神色看不出是什麼情緒,只是起身出發。

派去接忘遠大師的人早就到了,蘇祁遠和忘遠大師打了聲招呼,便一起坐車前往墓園。

白輕月最後葬在的是白家的私人墓園。

在s市附近的一塊風水寶地,整整一座山都是白家的。

天空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雨,陰雨綿綿之中,一行彆著白花的黑色車子緩緩進入了墓園。

蘇祁遠率先下車,為忘遠大師撐起了傘。

“阿彌陀佛,多謝蘇施主。”

忘遠大師捏著佛珠下車,可不想剛抬頭,他就愣住了。

“這位是……”

蘇祁遠轉過頭,這才透過雨簾,看見了前方墓園裡的那道纖細身影。

白家的人丁並不興旺,因此儘管這是祖傳的墓地,但墓碑卻並不多,零零散散的遍佈在青青草地上。

而其中最靠近他們的,便是白輕月的墓碑。

潔白的大理石墓碑一塵不染的立在雨中,而那墓碑前,卻是已經跪了一個女孩。

那女孩披髮青絲,一身白衣背對著他們。

蘇祁遠愣住,眼底閃過一絲驚喜,幾乎是脫口道:“憐兒?”

隨著他這一聲呼喚,前方跪在墓碑前的背影才轉過身來。

看見那雨色中蒼白漂亮的小臉,蘇祁遠的臉色才微微變了。

“蘇輕輕?”

是的。

只見此時這跪在白輕月墓碑前的竟然不是白輕月的親生女兒蘇憐兒,而是蘇輕輕。

蘇祁遠的眉頭在瞬間緊皺,和善水大師一起走過去,“蘇輕輕,你在這裡做什麼。”

不得不說,蘇輕輕和白輕月的關係太尷尬了。

蘇輕輕是邱慧茹的女兒,而也就是邱慧茹,奪走了白輕月的丈夫。

所以蘇祁遠看見蘇輕輕出現在母親的墓碑前,心裡不自覺的浮起防備。

可蘇輕輕卻彷彿根本沒注意到蘇祁遠的防備一般,只是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蘇祁遠,輕聲道:“我……我聽說今天是白阿姨的生日,爸爸因為工作忙來不了,我就想著替父親抄一些經書來送給白阿姨。”

蘇祁遠一愣,低頭,這才看清墓碑前的東西。

只見那大理石墓碑前放著一把傘,傘下護著的,是一束漂亮的白花和厚厚一沓的經書。

那經書足足有十幾釐米厚,上面全是娟秀的字型,一看就是親手抄錄的。

蘇祁遠瞳孔微微一顫,就連旁邊的忘遠大師都忍不住“阿彌陀佛”一聲。

“這麼多的經書親手抄錄。”忘遠大師抬頭看向蘇輕輕,語氣和善,“應該花了小施主不少時間吧。”

“其實也沒多少時間。”蘇輕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只怪我知道白阿姨的生日知道的太晚,前幾天才開始抄錄,這才只抄了那麼點。”

說著蘇輕輕好像忍不住一般,輕輕揉了揉眼睛。

蘇祁遠這才發現,蘇輕輕的眼睛有些紅,很顯然是因為熬夜抄經文的緣故。

蘇祁遠眼底閃過一絲動容。

但他沒多說什麼,只是淡淡開口:“你這又是何必。”

蘇輕輕聽見這話一愣,但隨即忍不住低下頭去,勉強扯起嘴角。

“我其實知道,我和白阿姨的關係很尷尬,但我不是沒心沒肺的人,我知道我現在享受的好多東西其實都是白阿姨留下的,所以我想著,哪怕是一點點的心意,我也願意為她做一點事……”

說著蘇輕輕的頭埋的更低了,似乎帶著歉疚。

蘇祁遠這才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他其實剛才就注意到了,為了保護墓碑前的經文不被雨水打溼,蘇輕輕特地放了一把雨傘護在旁邊。

反倒是她自己,將這唯一的雨傘用來護住經書之後,整個人就沒了雨具,就那麼立在雨裡,渾身都已經淋溼了。

黑色的長髮被雨水貼在臉上,顯得她的小臉愈發蒼白。

她那瘦弱的身體更是因為冷的緣故,止不住的在輕輕發抖,好像一陣風吹過來,就能將她給吹倒一般。

蘇祁遠的眸色微沉。

說實話,他是真的不喜歡蘇輕輕,畢竟她的存在,就代表著父親對母親的背叛。

可其實仔細想想,蘇輕輕又做錯了什麼呢?

她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有錯的是蘇傲恆,是邱慧茹,卻不是她。

難得她還有心,來為母親抄經文。

想到這,他輕嘆一口氣,對旁邊的吳嫂吩咐,“吳嫂,給她一把傘。”

“少爺!”吳嫂有些不甘心,但蘇祁遠一個冰冷的眼神過來,她頓時也不敢違抗,只能將備用的傘給她。

但吳嫂心裡還是很不爽。

要她說,他們家大少爺什麼都好,就是對女人心太軟!

這不。

蘇輕輕這個小賤人不過是假惺惺的抄抄經文淋淋雨,大少爺竟然就心軟了。

想到這,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嘴裡嘟噥著:“小賤人假惺惺的,當我們夫人稀罕你的經文一樣。”

吳嫂說這話的時候可根本都沒有壓低聲音,蘇輕輕自然是聽見了,她整個人不由一顫,眼眶瞬間都紅了。

旁邊的蘇祁遠也聽見了,眉頭頓時緊蹙,“吳嫂。”

“本來的嘛!”吳嫂卻是忍不住嚷嚷,“她又不是我們夫人親生女兒,在這抄經就是做戲!”

“但人家就算做戲也至少做了全套。”蘇祁遠冷冷道,“說到親生女兒,憐兒呢?她人在哪裡?”

蘇憐兒之前說的是自己會自己來墓園,可現在已經兩點多了,依舊沒看見蘇憐兒的身影。

吳嫂一下子也哽住了。

“大小姐她……”吳嫂的氣勢頓時弱下來,“她可能是有些事耽擱了……”

蘇祁遠皺眉,剛想說到底是什麼事能耽擱了給母親掃墓,可不想這時候旁邊一直安靜的蘇輕輕卻是突然開口了。

“姐姐麼?”只見蘇輕輕一臉無辜疑惑,“姐姐今天不是去找司風嵐了麼?”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