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姐姐一定是有苦衷的呀

蘇祁遠猛地轉頭看向蘇輕輕,“你說什麼?”

蘇輕輕似乎是被嚇了一跳,怯生生開口:“我……我也是今天過來的路上偶然在路邊看見的,我看見姐姐在路邊纏著司風嵐,一臉著急的樣子,好像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蘇輕輕這話完全是胡說八道。

她在用司風嵐的手機給蘇憐兒發簡訊之後,就忙著趕來墓地演抄經文這出戏,因此她根本都沒時間去親自確認蘇憐兒是不是真的去找司風嵐了。

但現在看著蘇祁遠一個人來給白輕月掃墓,身邊不見蘇憐兒的身影,蘇輕輕就知道自己的計劃應該是成功了——

畢竟蘇憐兒對白輕月還是很有感情的,能讓她這個戀愛腦不來給母親掃墓,那肯定只能是去找司風嵐了。

所以,蘇憐兒果然沒有放下司風嵐,一聽說司風嵐有危險,她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司風嵐了!

想到這,蘇輕輕心裡不由得意自己的天才計劃,面上卻是著急的對蘇祁遠開口:“大哥,我相信姐姐一定是有很著急的事要找司風嵐的。不然她怎麼可能不來給媽媽掃墓呢!大哥你一定要相信姐姐呀!”

蘇輕輕表面上說著要讓蘇祁遠相信蘇憐兒,但其實話裡話外都是暗指蘇憐兒把司風嵐放的比白輕月重要。

聽的旁邊的吳嫂直接就炸毛了。

“你這個小賤人胡說八道什麼呢!”吳嫂氣得大罵,“我們家小姐早上明明是接到一個訊息才出去的,怎麼可能是司風……”

吳嫂原本是想都不想的就想要反駁蘇輕輕,可話說到一一半時候,她自己卻覺得不對勁了——

早上小姐看見那條簡訊的時候表情是有些微妙。

難道說,那簡訊是司風嵐發過來的?

因為司風嵐主動找了小姐,所以小姐立刻就屁顛屁顛的去找他了?

這……這好像是很符合小姐一直以來的作風啊。

雖然最近蘇憐兒好像一副對司風嵐放下了的樣子,但到底這十幾年的死纏爛打實在是太深入人心,吳嫂一下子也有些不確定了,忍不住心虛的看向旁邊的蘇祁遠。

而這時候的蘇祁遠英俊的臉龐已經陰霾到了極點。

他低頭,看向那被蘇輕輕用雨傘小心翼翼保護起來的手寫經書。

一個不是親生的私生女都知道要抄寫經書來掃墓。

可蘇憐兒這個親生女兒呢?

卻因為男人的一條資訊,就眼巴巴的跑過去,根本不顧自己的母親。

想到這,蘇祁遠嘴角勾起嘲諷的弧度——

他原本以為,蘇憐兒真的變了。

可沒想到,她還是那個她,為了男人可以不顧家人的她。

蘇祁遠臉上微妙的變化自然是被旁邊的蘇輕輕盡收眼底。

蘇輕輕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得意弧度。

是的,這也是蘇輕輕這個計劃的第二個目的——

她利用司風嵐的手機給蘇輕輕發簡訊,不僅是要試探蘇憐兒,更是要藉著這個機會,刷低蘇憐兒在蘇祁遠心裡的形象。

這也就是為什麼,她特地選擇在白輕月的生日這一天施行計劃的原因。

最好是這件事還能傳到司夜寒的耳朵裡,讓司夜寒知道蘇憐兒對司風嵐餘情未了。這樣一來,司夜寒肯定也會討厭蘇憐兒!

想到這,蘇輕輕心裡不由愈發得意,正想再添油加醋火上澆油的說幾句,可沒想到就在這時候,一陣車聲響起,她抬頭,就看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開進墓園。

蘇輕輕一愣,還來不及反應誰還會在這個時候來白家墓園,沒想到車子就停到了他們面前,車門開啟,一道纖細的身影走下來。

看見那道身影的剎那,蘇輕輕臉色大變。

“蘇憐兒!?”

是的。

只見此時從這轎車上下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憐兒。

吳嫂看見蘇憐兒的時候整個人大喜,不由脫口喊道:“大小姐!”

而這一邊,蘇輕輕卻是很快回過神來。

“哥哥你看。”只見她驚喜的抬頭看向蘇祁遠,“姐姐果然心裡還是有白阿姨的!找完司風嵐之後,她立刻就來看白阿姨了呢!”

是的,看見蘇憐兒突然出現,蘇輕輕先是震驚,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

蘇憐兒應該是去找了司風嵐,但卻發現司風嵐根本不知道什麼求救簡訊的事。

而在確定了司風嵐沒有危險後,蘇憐兒這才趕來了白輕月的墓地。

但也已經來不及了。

是,蘇憐兒是來看白輕月了,但她已經遲到了,而且她遲到的原因還是為了蘇祁遠。

這還是代表著,在蘇憐兒的心中,司風嵐的分量比白輕月更重。

所以蘇輕輕才故作驚喜的跟蘇祁遠說話,就是為了提醒蘇祁遠這一點。

蘇祁遠很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層,因此哪怕看見蘇憐兒出現,臉色依舊陰霾。

但沒想到的是,這一邊的蘇憐兒下車後,卻是沒有著急的來白輕月的墓碑前。

相反的,她只是開啟雨傘走到車子另一邊,開啟車門,將一個穿著袈裟、白髮蒼蒼的老人恭敬的給攙扶下來。

看見被蘇憐兒攙扶著下車的人,蘇祁遠臉色驀的一變。

“善水大師?”

是的。

只見此時被蘇憐兒扶著下車的不是別人,正是忘遠大師的師父、整個華國最德高望重的高僧善水大師。

善水大師如今已經年過花甲,滿頭白髮,但精神頭依舊很好,在蘇憐兒的攙扶下很快就走到了墓碑前。

一旁的忘遠大師原本也是一臉震驚,此時才終於回過神來,趕緊上去扶住善水大師。

“師父,你怎麼來了?”

“阿彌陀佛。”只見善水大師捏著佛珠緩緩開口,“我自然是來為白輕月白施主做法事的。”

“您親自來?”旁邊的蘇祁遠也不由錯愕的開口,“可您之前不是拒絕了麼?”

蘇祁遠之前也是想請善水大師來為白輕月做法事的,但偏偏善水大師用“無緣”兩個字拒絕了他,他這才不得不退而取其次的選了善水大師的徒弟忘遠大師。

善水大師呵呵一笑。

“這你就要問問蘇憐兒小施主了。”

——*******——

【小劇場】

蘇憐兒:來了來了,我帶著我的打臉牌大巴掌來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