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拉黑就清淨了

此時的蘇輕輕是真的氣得失去理智了。

她怎麼能不失去理智呢。

她原本以為蘇憐兒眼巴巴的去找司風嵐了,還想借著這個機會,讓蘇祁遠甚至司夜寒都看清蘇憐兒沒放下司風嵐的真相。

可沒想到,蘇憐兒竟然突然出現,還竟然請來了善水大師!

所以說,蘇憐兒根本就沒有去找司風嵐,她之所以沒有和蘇祁遠一起來掃墓,是因為去青山寺了?

怎麼可能!

這一邊的蘇憐兒看見蘇輕輕出現在這裡,卻是絲毫不意外。

她只是做出一副迷茫的樣子,不解的看著蘇輕輕,“什麼司風嵐?我為什麼要去找司風嵐?”

“因為他給你發信息了呀!”蘇輕輕根本沒經過思考就脫口而出,“他跟你求救!你不應該馬上去找他麼!”

“求救?”蘇憐兒露出更迷茫的表情,但她突然想到什麼,“啊!你是說這個簡訊啊!”

說著蘇憐兒拿出手機,翻出早上那條陌生資訊,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這是司風嵐發來的啊,不好意思,我早就把他電話刪了,根本就沒認出來呢!”

蘇輕輕:“???”

她幾乎是不可置信的一把奪過蘇憐兒的手機,果然看見蘇憐兒和司風嵐的聊天記錄早就被刪光了,就連號碼都刪掉了。

她整個人呆若木雞。

所以她在那精心佈置了那麼久,蘇憐兒竟然都沒認出這是司風嵐的求救簡訊!?

而這一邊,蘇憐兒卻是已經疑惑的看向她,“不過好奇怪啊,司風嵐給我發求救簡訊,蘇輕輕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呀?”

蘇輕輕身子猛地僵住。

是了。

按道理來說,司風嵐給蘇憐兒發求救短息,應該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知道才對。

可偏偏剛才蘇輕輕太過震驚激動,不小心就給說漏嘴了!

旁邊的蘇祁遠此時也意識到不對,蹙眉冷眼看向蘇輕輕,“而且你剛才說,你早上看見憐兒和司風嵐在一起?”

“我和司風嵐在一起?”蘇憐兒聽見這話一臉莫名其妙,“怎麼可能!我這一早上都在青山寺啊!”

蘇祁遠看向蘇輕輕的目光更加懷疑。

蘇輕輕此時只覺得自己冷汗都要下來了!

“短、簡訊是我無意間瞥見的……”她慌亂的解釋,“至於早上……我……我可能是認錯人了……”

看著蘇輕輕慌亂蒼白的臉,一旁的蘇憐兒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蘇憐兒其實早就知道自己收到的司風嵐的那條簡訊,是蘇輕輕的一場計劃。

因為這段劇情,在《霸道司少的小嬌妻》裡出現過。

小說裡寫,白輕月忌日的時候,原主蘇憐兒突然收到司風嵐的求救簡訊,她著急的立刻就去找司風嵐,因此錯過了母親的忌日,讓她的五位哥哥對她大失所望。

小說裡沒有直接寫這是蘇輕輕的算計,卻寫了原主蘇憐兒找到司風嵐後司風嵐一臉莫名其妙,表示自己根本沒有給蘇憐兒發過這條簡訊。

因此蘇憐兒立刻就推斷出來——小說裡的這段劇情,應該和之前剪衣服一樣,也是蘇輕輕佈置的算計。

只不過,現在這小說裡的劇情竟然提前了好幾個月。

如果蘇憐兒沒猜錯,應該是蘇輕輕得知了她和司夜寒的事,抱著想要試探的心理,才將這個計劃從白輕月的忌日提前到了生日。

因為知道了蘇輕輕的算計,蘇憐兒才也心生一計——

她知道蘇祁遠一直想請善水大師來給母親做法事,也聽說過善水大師那個萬層階梯的許諾,她立刻就想到自己的凌波微步可以派上用場了。

於是她先假裝出門,讓蘇輕輕誤會自己中計,等著蘇輕輕自己暴露。

然後她再帶著善水大師閃亮登場,狠狠打臉蘇輕輕,還可以拆穿她的謊言。

這樣一來,看以後蘇祁遠還信不信她的話。

果不其然,此時隨著蘇憐兒揭露出真相,蘇輕輕立刻就亂了陣腳,說出來的解釋更是語無倫次、蒼白無力。

蘇祁遠可不是司風嵐那種好騙的蠢貨,他立刻明白過來什麼,英俊的臉色頓時更加陰霾。

“行了,既然憐兒來了,也應該開始做法事了,至於你。”蘇祁遠目光落在蘇輕輕身上,無比冰冷,“這畢竟是我們的家事,還請無關人員離開。”

蘇輕輕臉色一白,眼眶瞬間就紅了。

但她也不敢忤逆蘇祁遠的意思,只是咬著唇準備離開。

可不想她剛走一步——

“等下。”

蘇祁遠突然開口,蘇輕輕眼底閃過一絲期待轉過身,卻不想蘇祁遠只是冷冷的朝著墓碑旁邊的經文抬了抬下巴。

“把你的東西也帶走。”

之前蘇祁遠是有幾分感動蘇輕輕為白輕月親手抄寫的經文。

可現在明白過來蘇輕輕的別有用心,那這經文也早就失去了最基本的真誠,留著也是噁心人了。

蘇輕輕臉上最後一絲血色在瞬間退去。

她終於忍不住哭出來,一把拽起地上的經文,哭著跑走了。

“這小賤人可算走了!”吳嫂看見蘇輕輕被趕走只覺得心裡大快,又忍不住高興的對旁邊的蘇憐兒開口,“不過大小姐幸好你刪掉了司風嵐的電話!不然……”

“不然什麼?”蘇憐兒好笑的看著吳嫂,“不然你覺得我會去找他?”

吳嫂臉色一尬,這才發現自己一時激動不小心將心裡話說出來了。

蘇輕輕又哪裡會不知道她心裡的想法,別說吳嫂了,估計蘇祁遠其實心裡也是那麼想的吧——

他們肯定覺得,她不去找司風嵐,只是因為沒認出這求救簡訊是司風嵐發的,而不是真的對司風嵐不管不顧。

蘇憐兒也不直接解釋,只是拿出手機開口道:“說起來,這司風嵐也是夠煩人的,給我發什麼求救簡訊,看來這種男人刪除號碼還不夠,要直接拉黑才行。”

旁邊的蘇祁遠和吳嫂聽見這話都是一愣,還來不及反應就看見蘇憐兒竟然真的瀟灑的直接將司風嵐給拉黑了。

“好啦。”拉黑後,蘇憐兒才抬頭笑眯眯的開口,“這樣以後就清淨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