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畫上貼的照片

只見此時畫布掀開後,底下的確是蘇憐兒和蘇彥欽之前在畫廊裡看到過的那副《夜空下的海》。

但那畫上,此時卻是貼滿了照片。

只見那些照片裡全都是蘇輕輕,還有一個男人。

因為拍攝角度的緣故,照片里根本看不清那個男人的臉,但卻能看見他寬厚的肩膀,更能隱約看得出,他和蘇輕輕在做什麼。

那些照片其實並不露骨,也沒有暴露出什麼不該露出來的,但偏偏又直擊要害,姿勢明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照片裡的蘇憐兒和男人正在做什麼。

全場瞬間譁然——

“這什麼情況!這畫上怎麼還有照片!”

“照片裡的人是蘇輕輕吧?那照片裡的男人又是誰?”

“不知道,看不清,她男朋友?還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金主?”

“我去,刺激啊,沒想到來畫展買個畫,竟然還能看見這麼勁爆的東西?你說是誰把這照片貼上去的?”

“不知道啊,會不會是蘇輕輕自己貼上去的,叫那個什麼,行為藝術?照片也是畫的一部分?”

“哈哈,你那麼一說,還真有這個可能,或者就是這個蘇輕輕今天想拿出來賣的根本不是這幅畫,而是她自己!”

“嘖嘖嘖,果然是私生女啊,玩的夠開啊!”

今天來參加落月畫展的人非富即貴,但其中也有不少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富二代。

他們這些人平時就不會將蘇輕輕這種私生女放在眼裡,此時看見蘇輕輕那麼勁爆的照片爆出來,嘴裡更是直接不乾不淨起來——

“不過你別說,這蘇輕輕長得還真是我喜歡的型別,花點錢買她一晚上高興高興也不是不可以。來來來,我出價一萬!”

“孫大少,你這可太摳了吧,好歹也是蘇家的私生女,一萬也給的太低了,我給兩萬!”

“哈哈,那我也來給蘇家一個面子,三萬!”

這些富二代們你一言無一語的,竟然還真的開始競拍這畫作了。

只不過,他們拍的到底是這畫,還是上面的照片,又或者是蘇輕輕,可就說不好了。

而臺上的蘇輕輕在看見那些照片的時候也先是滿臉的震驚,直到聽見耳邊這些登徒浪子的輕浮話語,她才回過神來。

“不!這些照片不是我貼的!我沒有要出賣自己!”她紅著眼眶哭出聲來,慌亂的想要去拿掉那些畫作上的照片。

可也不知道她是太緊張還是怎麼,她竟然腳下一滑,整個人柔弱無骨一般,優美動人的摔在了畫前面。

四周的那些花花公子頓時起鬨的更厲害了——

“哎喲喲,好一個弱美人!我就喜歡這樣的!”

“這小腰,哥哥我掐一把就斷了吧,就衝這身段,哥給你四萬!”

眼看這些公子哥兒說話越來越不著調,主持人也看不下去了,只能喊道:“大家安靜!”

可那些公子哥兒哪裡會聽主持人的話,只是依舊在那汙言穢語。

一片混亂之中,司風嵐雙手緊緊握拳,臉色鐵青,眼底滿是震驚和慌亂。

剛才照片出現的剎那,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照片,是他中了藥、和蘇輕輕一夜荒唐的時候拍的。

所以照片裡那個沒有露臉的男人,就是他。

這讓司風嵐可嚇壞了。

是誰!

是誰竟然將那晚上的一切給拍下來了!

不僅如此,對方還將照片放在落月畫展這樣公開的場合,卻又避開了他的臉,隱藏了他的身份。

對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是單純的在針對蘇輕輕,還是想要威脅他?

司風嵐原本心裡正一片緊張,恨不得立刻離開這拍賣廳,免得有人認出那照片裡的男人是自己。

可他還沒來得及起身,就聽見四周那些花花公子對蘇輕輕的輕浮言語。

他一下子就又挪不動腳了。

他看著臺上的蘇輕輕,只見她脆弱的倒在地上,一個人面對著四周的羞辱,整個人宛若斷翅的蝴蝶一般脆弱柔美,孤立無援。

司風嵐只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

是啊。

那一晚上的事,明明是他中了藥強迫了蘇輕輕。

可現在,他卻要丟下蘇輕輕一個人面對這一切狂風暴雨麼?

司風嵐心裡不忍,這一刻幾乎想要為蘇輕輕出頭。

可他同時又擔心,如果他出頭了,別人會不會聯想他就是照片裡的那個男人?

雖然他不討厭蘇輕輕,甚至還有點好感,但他也真的不想讓人知道他和一個私生女有過這一夜荒唐啊!

想到這,司風嵐心裡一陣糾結。可沒想到這時候,一個人影先竄上了拍賣臺。

是方子瑜。

只見方子瑜過去一把扶起地上的蘇輕輕,抬起頭氣急敗壞的對著那群花花公子罵道。

“你們都給我閉嘴!輕輕才不是這樣的人!我不許你們這樣羞辱她!”

不得不說,方子瑜心裡還是將蘇輕輕給當朋友的。

雖然之前綁架的事讓她一度對蘇輕輕有過懷疑,但後來隨著蘇輕輕解釋清楚,她也就放下了懷疑,繼續對她推心置腹。

所以她認定蘇輕輕才不是那種隨便出賣身體的人,這照片的事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想到這,方子瑜著急的拽起蘇輕輕,“輕輕,你快跟大家解釋啊!你是不是被照片裡這個男人強迫的?你趕緊把他的身份爆出來,憑什麼讓你一個人承受這一切啊!”

是的。

方子瑜根本不知道此事這照片裡的男人是司風嵐。

畢竟她對於蘇輕輕和司風嵐的那一夜一無所知,還以為是什麼其他壞男人強迫了蘇輕輕,所以才恨鐵不成鋼的讓蘇輕輕報出這男人的身份來。

而臺下的司風嵐聽見方子瑜這話,臉色才徹底變了。

他慌張的看向蘇輕輕,生怕蘇輕輕真的將自己的名字給報出來,可沒想到蘇輕輕聽見方子瑜的話,卻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她咬著唇開口,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滾落,脆弱中卻又帶著倔強與堅持,“我不能說出他的名字,我不能……”

“你!”方子瑜看見蘇輕輕這樣,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而臺下的司風嵐卻是心中狠狠一顫。

他看著臺上的蘇輕輕,只見她那蒼白的小臉幾乎透明,纖細的身體止不住微微戰慄。

可哪怕如此,她卻依舊死咬著唇,不肯說出她的名字,選擇獨自面對這一切。

巨大的愧疚和憐惜頓時宛若潮水一般,幾乎要將司風嵐沖垮。

他簡直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巴掌!

司風嵐!

你還算什麼男人!

奪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不負責也就算了,還需要一個女人擋在你身前,你卻連承認自己做過的事的勇氣都沒有!

想到這,司風嵐心裡的那點猶豫徹底沒了,他正準備站起來讓四周那些不正經的花花公子閉嘴,可沒想到一道聲音卻是更快——

“我出一百萬。”

一道清冷磁性的嗓音,突然從身後緩緩響起。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