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神秘的匿名買家

一千萬!!!

主持人的話,讓全場的人再次震驚了!

“一千萬!這不喊價才喊到三百萬麼,怎麼突然就一千萬了!?”

“我的天,這個蘇輕輕是有魔力吧,蘇彥欽和司風嵐為她競價也就算了,怎麼還有匿名買家出錢?還一口氣出一千萬!?”

“這匿名買家到底是誰啊?”

別說觀眾了,就連臺上的蘇輕輕此時整個人也是懵了。

今天的蘇彥欽和司風嵐會為自己出頭,都是在她的計劃之中。

可這匿名買家又是哪裡突然出來的?

她也忍不住迷惑的看向臺上的主持人,想要從她那得到答案,可主持人卻只是露出職業化的得體笑容。

“不好意思,按照我們拍賣廳的規矩,買主是可以匿名競價購買的,在沒有經過買主同意前,我們也不會公佈任何有關買主的資訊。”主持人的笑容無懈可擊,“不過買主說了,他和我們蘇輕輕小姐關係非比尋常,所以願意花這一千萬,買下蘇輕輕小姐的這幅畫和照片。”

關係非比尋常?

聽見這六個字,四周人的表情瞬間就微妙起來了,悉悉索索的議論聲更是響起——

“非比尋常這四個字很有意思啊?到底是什麼關係會說是非比尋常?還要匿名買?”

“而且你注意到沒有,這個匿名買家還特地強調買下的不只有畫,還有照片,難道說這個匿名買家就是這些照片裡的男主角?”

“有可能!這樣看來,這照片裡的人果然是蘇輕輕見不得人的金主吧?所以才不敢直接出頭,那麼神神秘秘的。”

“反正不可能是什麼正兒八經的男朋友,不然蘇輕輕幹嘛不直接報出這男人的名字?”

“真好奇啊,這蘇輕輕的金主到底是誰?”

蘇輕輕原本還沉浸在震驚中,突然聽見臺下這些議論聲,她頓時急的眼眶都紅了——

這匿名買家到底是誰!

不光明正大的買畫也就算了,幹嘛說這些令人誤會的話!

按照她本來的計劃,她應該享受著司風嵐和蘇彥欽的爭價,被所有人羨慕。

可現在倒好,就因為這個突然出現的匿名買家,大家的重點又變成她照片裡的男主角了!

蘇輕輕急的想哭,可又不能解釋,只能在臺上乾著急。

而臺下的司風嵐整個人也是懵的。

四周都在猜這個匿名買家是不是就是照片裡的男主角,可他卻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照片裡的男主角就是他啊!

那到底是誰會花一千萬匿名買蘇輕輕的畫?

難道……是爺爺?

這念頭從腦海裡冒出來,司風嵐頓時一個激靈。

他發現還真有這個可能——

爺爺雖然沒有來參加這次的落月畫展,但他老人家耳聽八方,說不定已經知道了今天拍賣會的事。

難道是爺爺擔心他暴露,所以才特地派人聯絡拍賣會的人,匿名買下這幅畫?

想到這個可能性,司風嵐頓時不敢再舉起手裡的競拍牌了。

畢竟他很清楚爺爺有多厭惡蘇輕輕,他如果現在還為蘇輕輕出頭,爺爺可是真的會斷了他名下的公司和賬戶的!

而另一邊的蘇彥欽聽見這匿名買家的報價,也不由微微蹙眉。

他倒是沒有和司風嵐一樣聯想到司老爺子身上去,但他聽見“關係非比尋常”這六個字,就不太想再參合了。

如果對方真的是蘇輕輕重要的朋友或者什麼人,他再加價就顯得有些多管閒事了。

再說了,他一開始報價只是為了幫蘇輕輕解圍,後來也是因為單純的看不順眼司風嵐,現在目的都達到,也就沒必要再加錢。

想到這,蘇彥欽也沒有再加價。

於是小說裡原本一場火熱的競價就這樣戛然而止。

“所以是沒有更高的價格了對麼?”主持人看向觀眾臺,看見司風嵐和蘇彥欽都沒有要再加價的意思,她才趕緊拿起手裡的小榔頭,“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一千萬三次!我宣佈,這位匿名買家買下了這幅《夜空下的海》!”

場內響起稀稀拉拉的掌聲,顯然是對這戛然而止的好戲有些失望。

“好,接下來請讓我來為大家介紹下一副拍賣的畫作。”主持人則是想著趕緊結束這一出鬧劇,進入下一幅畫,可不想這時候——

“等等。”

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突然從座位上響起,打斷了主持人。

主持人抬頭看向蘇彥欽那張俊美卻宛若冰霜的臉,臉上職業化的笑容幾乎都要掛不住,“蘇總,您還有事麼?”

“我覺得在繼續下一件作品的拍賣之前,你們落月畫展應該給蘇輕輕一個交代。”蘇彥欽冷冷開口,“明明拍賣的是畫,卻突然多出那麼多莫名其妙的東西,這難道不是主辦方的失職麼。”

蘇彥欽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毫不退讓的落在第一排秦素素的身上。

這很顯然是在問責了。

四周的其他賓客頓時大氣都不敢喘。

秦素素也是微微皺眉,但她也沒有任何要推卸責任的意思,只是平靜道:“你說的沒錯,這次的確是我們落月畫展的失職,我一定會調查清楚這些照片為什麼會出現,給蘇輕輕小姐一個交代。”

聽見秦素素這話,蘇彥欽臉色才緩和幾分,剛開口想說什麼,可不想臺上的蘇輕輕卻是驚慌道。

“不!不要調查!”

所有人頓時又將目光落在臺上的蘇輕輕身上。

一旁的方子瑜此時也回過神來。

她雖然還有些錯愕司風嵐為蘇輕輕出頭,但因為心裡把蘇輕輕當朋友,她還是忍不住恨鐵不成鋼的拽了蘇輕輕一下,“輕輕你說什麼呢!這次一看就是有人故意把這些照片貼在你的畫上想讓你丟人現眼,這種陰險小人當然應該揪出來好好的教訓一頓!”

方子瑜說的義憤填膺,可蘇輕輕卻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底閃過恐懼,抱著肩膀輕輕搖頭,“不……不要查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吧,如果真的要調查……我害怕會查出讓大家都痛苦的事……”

蘇輕輕這話,很顯然就是好像知道點什麼了。

蘇彥欽頓時皺眉,“你是不是知道是誰幹的?”

蘇輕輕身子劇烈一顫,眼底閃過慌亂,但卻還是搖頭,“不……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看見蘇輕輕這一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蘇彥欽的臉色不由沉下去幾分,語氣也不自覺染上了嚴厲,“蘇輕輕,說,你到底知道什麼。”

似乎是被蘇彥欽的語氣嚇到,蘇輕輕渾身一個激靈,整個人終於忍受不住一般,哭出聲來。

“我……我也不知道……”她染著哭腔喊出聲,“只是今天我今天路過後臺的時候,看見姐姐好像把什麼東西貼到我的畫上,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相信是姐姐想要害我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