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你竟然陷害我嚶嚶嚶

姐姐?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然後才反應過來什麼,齊刷刷轉頭看向坐在蘇彥欽身邊的蘇憐兒。

連蘇彥欽都是皺眉。

而面對那麼多人的目光,蘇憐兒卻是沒有半點慌亂。

她只是把玩著自己手裡的競拍牌,似笑非笑的看著蘇輕輕,“蘇輕輕,你確定你看見我了?”

蘇輕輕聽見這話肩膀狠狠一顫,緊接著慌亂的搖起頭來。

“不、不……我沒看見你!姐姐我沒看見你!”她幾乎哭出來,“我……我一定是看錯了,或者你根本不是貼這些照片!一定是我弄錯了!”

蘇輕輕嘴上雖然說著否定的話,但眼底的恐懼卻是怎麼都遮掩不住。

這模樣,怎麼看都像是被蘇憐兒給威脅到了,不敢說真話。

四周的人又忍不住小聲議論起來——

“什麼情況?真的是蘇憐兒把這些照片貼到畫上的?就為了羞辱蘇輕輕?”

“的確說得通啊,畢竟你也知道蘇憐兒不喜歡這個私生女,她那性子會做出這種事也不奇怪吧?”

“那蘇憐兒肯定沒算到竟然會有一個匿名買家為蘇輕輕出頭吧?她的如意算盤算是有些打壞了喲。”

一片議論之中,就連蘇彥欽的眉頭都不由緊鎖起來。

反而是蘇憐兒的臉上依舊不帶一絲慌亂。

“看來蘇輕輕你還是很肯定看見我貼照片了啊。”她輕笑一聲,抬眸看向臺上那梨花帶雨的蘇輕輕,“行,那你不如說說,你是幾點看見我去貼照片的?”

蘇輕輕聽見蘇憐兒這問題似乎更害怕了,但在旁邊方子瑜的鼓勵下,她還是輕聲回答:“是……是三點半……”

說完之後,蘇輕輕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無人看見的得意弧度——

得虧她有夠聰明,今天下午就一直不動聲色的盯著蘇憐兒,所以她很清楚,下午三點多的時候,蘇憐兒一個人去畫廊外面的花園呆了很久。

那個時間點大家都在畫廊裡看畫,花園裡一個人都沒有,絕對沒有人能為蘇憐兒做不在場證明!

所以蘇憐兒肯定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蘇輕輕正那麼得意的想著,可不想底下的觀眾中卻是突然發出一聲疑惑的“咦”——

“不對啊。”只聽見觀眾中一個女孩突然開口,“如果是三點多的時候,蘇憐兒是不可能去貼照片啊。”

大家這才將目光全部落在那個女孩身上。

只見那女孩舉起手機,迷茫道:“三點多的時候蘇憐兒明明還在抖音直播化妝啊,怎麼可能會去貼什麼照片?”

“什麼!?”

臺上的蘇輕輕聽見這話,瞬間變了臉色。

她近乎慌亂的拿出手機,開啟蘇憐兒的抖音。

這年頭不少有錢家的千金也喜歡玩社交媒體,在網上分享一些自己的穿搭、包包還有妝容什麼的。

原主蘇憐兒也不例外。

原主開了個抖音賬號,成天就是在上面放一些自己的新款包包和禮裙,或者分享自己的妝容,可偏偏她品味不咋的,因此引來無數人的嘲諷和辱罵她炫富,但同時也的確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算是有點黑紅的流量。

只不過自從白蓮花蘇憐兒穿過來後,就沒用過抖音了。

但沒想到,今天下午三點半的時候,蘇憐兒竟然突然開了直播。

“hi。”只見直播影片裡,蘇憐兒坐在畫廊的花園裡,撲閃著漂亮的眼睛,笑眯眯的看著螢幕,“大家好久沒見哦,今天我來參加落月畫展,只可惜我對藝術品一竅不通,所以乾脆來就在花園裡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今天的妝容吧和搭配吧。”

因為原主蘇憐兒自帶的黑紅流量,不少人進入直播間,原本想和以前一樣嘲諷她的低俗品味。

可沒想到今天的蘇憐兒一身暗紅色小禮裙大方漂亮,妝容更是乾淨剔透,無從挑剔。

於是黑子只能退場,最後反而是吸引了不少對妝容感興趣的人進來看蘇憐兒分享妝容心得。

蘇憐兒一路從三點直播到了四點,中間的流量還非常不錯。

直播可不是錄小影片,是實時的。也就是說三點多的時候,蘇憐兒可是一直都在花園裡,絕不可能去貼什麼照片。

這可是有系統和上萬觀眾作證的。

於是全場的人齊刷刷的再一次把目光落在了臺上的蘇輕輕身上——

既然蘇憐兒三點多在直播,那蘇輕輕為什麼又說看見她在貼照片呢?

此時蘇輕輕也是驚呆了。

她原本以為自己今天的計劃萬無一失,可她做夢都沒想到,蘇憐兒竟然會剛好在這個時間點直播!

簡直就好像是蘇憐兒知道了她的計劃,故意直播留下不在場證明一樣!

蘇輕輕心裡無比慌亂,但臉上卻還是要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那這樣看來,是我看錯誤會了呢。”她抬頭看向蘇憐兒,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不是姐姐你陷害的我,我真是太高興了!”

那模樣,彷彿真的是很慶幸蘇憐兒是無辜的。

可蘇憐兒卻只是冷笑一聲,“看錯?可剛才我問你的時候,我倒是看你挺信誓旦旦的啊。”

蘇輕輕臉上的笑容又是一僵。

“我……”她顫抖著嘴唇,正說不出反駁的話來,而這時候,旁邊的蘇彥欽卻是開口了。

“憐兒。”蘇彥欽看向蘇憐兒,聲音低沉,“算了吧。”

簡單的三個字,卻是在為蘇輕輕解圍。

蘇憐兒看了蘇彥欽一眼,絲毫不意外。

她也沒有要繼續咄咄逼人的意思,只是淡淡開口道:“行了,我也懶得跟你追究,只不過既然我花了錢,那是不是應該趕緊把我買的東西給我?”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

蘇輕輕也是一臉懵,“什麼東西?”

“當然是這幅畫和照片。”蘇憐兒指了指蘇輕輕身邊的《夜空下的海》,“我既然都花了一千萬,那這些東西應該都是我的了吧?”

在座的人聽見這話再次呆住,最後還是蘇輕輕第一個反應過來,脫口驚呼——

“等等!蘇憐兒,你……你就是剛才那個匿名買家!?”

蘇輕輕滿臉震驚的看著蘇憐兒,而蘇憐兒則是勾起唇。

“沒錯,就是我。”

蘇輕輕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旁邊的主持人似乎是想要確認,可沒想到主持人也是點了點頭,肯定了蘇憐兒的說法。

這下子,全場又是一陣譁然!

“什麼情況!蘇憐兒竟然花了一千萬買蘇輕輕的畫和照片!?”

“我去。這是什麼神展開!不過既然蘇憐兒就是那個匿名買家,那就絕對不可能是她貼的照片吧?不然她這圖的是什麼,貼了照片讓蘇輕輕丟臉,再花一千萬替蘇輕輕解圍?這就算是再有錢也不帶那麼玩的吧?”

“是啊,所以蘇憐兒肯定是無辜的了。”

如果說剛才看見蘇輕輕的直播,還有一些人心存懷疑的話,那到這一刻,隨著蘇憐兒匿名買家的身份公佈,大家心裡最後的那點懷疑也都蕩然無存了——

蘇憐兒,絕不可能是陷害蘇輕輕的那個人。

而此時最過震驚的,還是莫過於臺上的蘇輕輕了——

蘇憐兒,竟然用一千萬買下這幅畫和照片,為她解圍?

怎麼可能!

這女人怎麼可能會那麼好心!

因為太過震驚,蘇輕輕甚至都忘了偽裝,直接就脫口道:“蘇憐兒,你是吃錯藥了吧?為什麼要買我的畫和照片?”

聽見蘇輕輕這話,蘇憐兒的眼眶卻是突然紅了。

“是啊,我為什麼要買你的畫呢。”只見她自嘲的勾起嘴角,“我想著,你好歹是我的妹妹,雖然不是一個母親生的,但也是血濃於水,我不忍心看你被人羞辱,這才出手幫了你,可沒想到……”

說到這,蘇憐兒的眼眶突然更紅,別開臉,倔強而又委屈的開口。

“可沒想到你竟然反過來說我陷害你,我……我真的太失望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