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你還有多少秘密?

是的。

只見在這卡車後箱放著的,的確是金子。

但卻不是蘇憐兒心心念唸的金條或者金塊,而是金子做的槓鈴。

就是那種健身房常見的槓鈴,卻是純金做成,從杆子到旁邊的加重片,全都是金光燦燦。

不僅如此,旁邊還貼心的放了更多的加重片和啞鈴,好幾十個,也都是清一色的純金。

蘇憐兒震驚的而看著司夜寒。

她要的是金子,可司夜寒送她金子做的槓鈴幹嘛!?

面對蘇憐兒的震驚,司夜寒卻是耐心解釋:“你不是想要金子麼,我覺得送金塊太俗,所以就想送你一個金子做的東西,想來想去,最適合的就是槓鈴了。畢竟……”

司夜寒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來。

“畢竟蘇小姐你力氣那麼大,普通的槓鈴估計根本不夠用,純金的槓鈴,最合適你不過了。”

蘇憐兒的臉色在這一刻才是變了。

她看著眼前男人眼裡試探的光,選擇裝傻,“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聽見蘇憐兒裝傻,司風嵐不由低笑一聲。

“蘇小姐。”他驀的上前一步,將蘇憐兒整個人抵在車廂旁,低聲開口,“合作要講究坦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被綁匪綁架那天,那兩個綁匪,是你打倒的吧?”

聽見司夜寒提到被綁架那天的事,蘇憐兒眼神不易察覺的一閃。

但面上她還是裝作一副迷惑的樣子,“司夜寒,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那天那兩個綁匪,明明是方子瑜打到的呀。”

“別騙我了。”司夜寒不以為然的輕笑,“我看過那天你和方子瑜身邊鬆開的綁繩,你的繩子的撕裂痕跡明顯是透過左右拉扯扯斷的,而方子瑜的卻是從上往下扯斷的,這代表著你的繩子是自己解開的,而方子瑜的是別人幫她解開的。”

蘇憐兒的臉色這一刻才是真的變了。

她沒有想到,她們被救那天,司夜寒只不過是跟著過來看了一眼,竟然就發現那麼細節的問題。

要知道就連身為僱傭兵首領的蘇祁遠都沒發現!

但既然對方都已經發現了這麼實質性的漏洞,那蘇憐兒再繼續裝傻也就是羞辱彼此的智商了。

“沒錯。”想到這,蘇憐兒也不裝了,她抬起頭來,漂亮的眼睛裡一片清明,“的確是我打趴的那些綁匪。”

聽見蘇憐兒終於承認,司夜寒不由挑起眉。

“果然如此。”他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先是古武術的呼吸法,又是這樣驚人的力氣,蘇小姐,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司夜寒此時是真的覺得有趣。

他當時選擇邀請蘇憐兒和自己演戲,更多的其實是看蘇憐兒的聰明機靈,還有她司風嵐未婚妻的身份。

他認定,這樣的女孩能保護好自己,也足夠氣死司家人。

可沒想到,蘇憐兒就好像一個潘多拉盒子一樣,每次接觸,都會給他不同的驚喜和意外。

這就讓司夜寒覺得愈發有趣了。

聽見司夜寒這問題,蘇憐兒不由笑了。

“我有多少秘密呀。”她抬起頭對上司夜寒探究的目光,甜甜一笑,“你猜呀。”

沒想到蘇憐兒會那麼回答,司夜寒先是一愣,但隨即他也笑出聲來。

“我不猜。”他低頭,輕聲開口,“但蘇小姐,我會你身邊,慢慢挖掘出你身上的秘密來。”

男人說這話的時候,幾乎是緊貼著蘇憐兒的耳朵,低沉的嗓音伴隨著清冷氣息吹拂進耳畔,讓蘇憐兒沒來由的覺得有些酥麻。

她微微皺眉,正想說什麼,可不想面前的司夜寒卻是先直起身來。

“行了。”他後退兩步,面色如常,“蘇小姐,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那神色自然的,彷彿剛才他們只是討論了一下天氣。

而蘇憐兒看見司夜寒沒有進一步追問她古武術和力量的來路,也不由偷偷鬆了口氣,於是立刻點點頭,跟著他一起上車。

但在黑色賓利坐下之後,蘇憐兒才想到什麼,忍不住不放心的又囑咐了一句,“對了,司夜寒,麻煩你替我保密,不要將我力氣大這件事告訴別人,特別是我的幾個哥哥。”

司夜寒聽見這話立刻挑起眉來,“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這會損壞我在我哥哥心目中柔弱的形象呀。”蘇憐兒回答的毫不猶豫,“畢竟你也知道,我這人雖然力氣大,但卻心軟,最討厭打打殺殺了,所以比起來自己去打架,我還是更希望做個被哥哥們寶貝的妹妹呢。”

說完後蘇憐兒就一臉無辜、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司夜寒。

司夜寒:“……”

“行。”他也懶得戳穿眼前這丫頭的滿口謊話,只是應下,“我答應你。”

蘇憐兒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而與此同時,司機也已經發動車子,準備前往蘇家。

可不想車子才剛行駛上馬路,一輛深灰色勞斯萊斯突然從前方橫衝直撞而來,直接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幸好司夜寒的司機反應夠快,猛地一個剎車,才避免兩輛豪車相撞的場面。

而同時,那輛勞斯萊斯的車門開啟,一個穿著中山裝、頭髮花白的老人拄著柺杖氣勢洶洶的走下車來,站在司夜寒的車前,大吼道:“司夜寒,你給我滾下來!”

蘇憐兒看見那突然衝到車前的老人不由愣住。

“司老爺子?”

是的。

此時突然攔在司夜寒車前的,竟然就是司風嵐的爺爺、司夜寒的大伯,司遠山司老爺子。

看見司老爺子突然出現,司夜寒的眸色也是微微一冷,他轉頭對身邊的蘇憐兒道:“在車裡等我。”

說著他走下車去。

司夜寒下車後徑直走到司老爺子面前,俊美的臉龐在陽光下卻是不帶一絲溫度。

“司遠山。”他冷冷開口,聲音更是宛若冰霜,“你是嫌活的太久來找死麼。你就不怕我剛才直接讓人撞上去?”

聽見司夜寒對自己直呼其名,司老爺子也不生氣,只是拄著手裡的柺杖冷冷開口:“誰叫你不肯見我,這是我唯一的方法了!說!你接近蘇憐兒,到底是想幹什麼!”

是的。

自從在得知蘇憐兒和司夜寒在一起的訊息後,司老爺子就一直想找司夜寒當面問清楚。

可偏偏司夜寒根本不肯見他,司老爺子也是被逼急了,才讓人打聽司夜寒的行蹤,直接來車子前面堵人。

聽見司老爺子質問起蘇憐兒的事,司夜寒並不意外。

相反的,他只是薄唇微勾,露出一抹嘲諷的弧度。

“蘇小姐漂亮聰慧,我對她一見鍾情。”他挑起眉,“這有什麼問題麼?”

“你!”司老爺子被司夜寒這理所應當的態度氣的不輕,直敲手裡的柺杖,“你可別忘了!她是你侄子的未婚妻!”

“那又如何?”司夜寒冷笑,“他們又沒結婚,更何況,司風嵐不是看不上蘇憐兒麼。既然你們司家分不清魚目珍珠,又何必怪我橫刀奪愛?”

“你!”

司老爺子如今的身份地位,哪裡有被這樣懟過,頓時氣得整張臉都綠了,抬起手裡的柺杖就想去打司夜寒。

看見司老爺子動手,司夜寒眸色也是一冷,抬手正準備抓住那柺杖,可不想這時候,一道纖細的身影卻是突然撲過來擋在他面前。

“不!”蘇憐兒張開雙臂,擋在司夜寒身前,紅著眼眶,激動的大喊,“司老爺子!你有什麼怨氣衝著我來!可千萬不要打寒夜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