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蘇彥欽的理由

蘇憐兒這邊還在糾結槓鈴的位置,沒仔細聽,因此隨口應了一句,“誰?”

“還能是誰!”吳嫂頓時更急了,“當然是蘇輕輕那個小賤人啊!你知不知道,她竟然搬回來了!還是二少爺親自送回來的!”

蘇憐兒一愣,但隨即不由淡淡一笑,“哦,她啊。”

對於蘇輕輕搬回來的訊息,蘇憐兒倒是一點都不吃驚。

蘇輕輕好歹是《霸道司少的小嬌妻》裡的女主角,如果真的那麼容易就被打敗,那也太弱了。

所以蘇憐兒早就知道,蘇輕輕被趕出去只是一時的,她總有一天會回來。

可吳嫂卻想不到這一層,她看見蘇憐兒那麼雲淡風輕不由更加著急,正想說什麼,可沒想到這時候門口響起一聲敲門聲。

蘇憐兒抬頭,就看見是蘇彥欽站在門口。

“憐兒。”他低聲開口,“我有些話想和你說。吳嫂,麻煩你出去一下。”

吳嫂這才只能不情不願的出去。

房間裡頓時只剩下蘇憐兒和蘇彥欽倆人。

“憐兒。”蘇彥欽看向蘇憐兒,語氣有些歉疚,“你應該聽說了,我讓蘇輕輕搬回來了。我知道她今天陷害了你,可我卻還讓她搬回來,你心裡肯定不舒服。”

蘇憐兒聽見這話,眼神微妙一閃。

因為看過原著小說,所以她很清楚蘇彥欽說的理由是什麼。

但她還是要裝出生氣的樣子開口:“既然哥哥你知道,那你到底為什麼還要幫著她!”

看見蘇憐兒果然在生氣,蘇彥欽不由嘆了口氣。

“憐兒。”他沒有直接回答蘇憐兒的問題,只是反問,“你記得哥哥小時候被綁架過麼?”

蘇憐兒一愣,隨即微微皺眉,“我那時候太小了,但我有聽吳嫂說起過。”

“我是八歲那年被綁架的。”說起當年的事,蘇彥欽的神色閃過冰冷,“那次綁架我的綁匪心狠手辣,他們當時一口氣綁架了好幾個孩子,他們擔心被人抓到,因此直接帶著我們坐船想要躲到公海去,但沒想到在途中遇上了颱風,整艘船都沉沒了。”

那段記憶很顯然對蘇彥欽來說刻骨銘心,時隔那麼多年,他竟然還能回憶起細節來。

“當時那些綁匪直接坐著逃生遊艇離開了,只丟下我們這些孩子,大部分孩子在海浪裡死了,最後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一起游到荒島上。而那時候的我,因為長時間的飢餓和海水的冰冷,也開始發高燒。”

蘇彥欽閉上眼,掩去眼底的那抹痛苦。

“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幾天。我原本以為我會死在那小島上,但沒想到我竟然活下來了,是另外那個被綁架的女孩,是她不顧一切的照顧我。

你根本無法想象,她明明是和我一樣的歲數,才十歲不到,卻在荒島找到果子和溪水,一點點餵給我吃,還為我日夜不停的降溫。如果沒有她,我早就已經死在那座島上了。”

說到當年那個小女孩,蘇彥欽原本冰冷的眸子才閃過一絲溫暖。

“我們在荒島上被困了整整五天五夜,才終於有船隻路過找到了我們。只可惜我當時病的太重了,直接被送去了醫院,和那個女孩也就這樣分開了。從頭到尾,我受盡她的照顧,卻因為身體虛弱,連問她名字的機會都沒有。”

蘇憐兒聽到這,有些明白過來,“所以哥哥,你這些年一直在找這個女孩麼?”

“是的。”蘇彥欽點頭,“我甦醒之後,就讓家裡人去找那個女孩。可偏偏那群綁匪在逃離的時候又遇見了風浪,直接死在海上。而救我們的那船人,也在另外一次出海的時候遇見了海盜死了。綁匪死了,救我們的人也死了,我一下子斷了有關那個女孩的所有下落。”

蘇彥欽當年流落荒島的那片海域,本就是一個全世界聞名的危險海域,不僅自然災害多,還海盜盛行,很多出海到那一片的人,都是九死一生。

也難怪無論是當年的綁匪還是後來救下來他們的人,都死在了這一片海域。

只聽見蘇彥欽繼續說:“而我因為當時在荒島上的時候太過虛弱,連那個女孩的臉都記不得,唯一知道的,就是她的年齡和性別,可這點線索找起人來簡直是大海撈針,因此我找了她整整十多年,都沒有找到。”

蘇憐兒突然想到什麼,“之前哥哥你去h國,也是在找這個女孩?”

“沒錯。我前陣子得到訊息,說十多年前華國也有一戶人家曾經有女兒被綁架,後來又找回來了,無論是時間還是年齡都和救我的那個女孩對的上。他們一家人在五年前搬到了h國,所以我立刻就過去想要確認那個女孩是不是我要找的人。可後來到了h國我才發現,那女孩不是我要找的人。”

說到這,蘇彥欽露出一抹苦笑,“那時候我真的以為,我這輩子可能都找不到當年救我的那個女孩了,當沒想到,天無絕人之路,我竟然在落月畫展,看見了蘇輕輕的那副畫。”

蘇憐兒眼皮一跳,做出反應過來的樣子,“等等,哥哥,你是說,蘇輕輕就是當年那個女孩?”

“沒錯。”蘇彥欽抬頭看向蘇憐兒,“憐兒你今天在畫展的時候不是問我為什麼看蘇輕輕的畫看的那麼入迷麼,就是因為這幅畫和當年我們在荒島的情形太像了。不過我一開始以為這只不過是巧合,直到後來,我看見了蘇輕輕手腕上的那個貝殼手鍊。”

“貝殼手鍊?”

“沒錯。”蘇彥欽頷首,“當年的我因為高燒,對很多事都記得不太清楚了,但我卻是記得,當時那個女孩為了哄我高興,特地用草繩和貝殼做了一個手鍊。每次她照顧我的時候,那手鍊都會在我面前晃,所以我立刻就認出來,蘇輕輕手上的手鍊,就是當年那個女孩的手鍊!”

蘇憐兒眼神微閃,“所以今天哥哥你在拍賣會上才替蘇輕輕出頭?”

“是的。”蘇彥欽無奈的勾了勾嘴角,“既然知道了她可能是我當年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能會坐視不理?所以我今天在拍賣會幫了她,而拍賣會結束後,我也找到了她,問清楚了當年的事,確認了她的確就是當年的女孩。”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