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中二少年

這種執念,讓容舜變成上流圈子裡的一個異類,所有人甚至包括他的家人都不理解他對武俠的夢想,直到小說裡蘇輕輕第一次見到容舜,她竟然表達了對這種夢想的理解。

不僅理解,蘇輕輕聲稱自己也是個武俠迷,和容舜交談甚歡,這一來二去,容舜就直接將蘇輕輕當做了自己的知己。

別看容舜人那麼中二,但其實卻是非常能幹有用。

他繼承了容家龐大的資訊網,自己更是早就在市井中發展出了線人人脈,加上他聰明的小腦瓜,在調查事情和挖掘秘密這方面,他絕對是無人能敵。

哪怕是司夜寒這個大boss和蘇家五個哥哥,在這方面恐怕都不是容舜的對手。

這樣一個開掛的情報提供站,也是原著小說中蘇輕輕的一大金手指——

她每次有什麼事,都可以讓容舜幫自己調查。或者每次有人想要陷害她,容舜也會第一時間通知,讓她提前有所準備。

因為知道容舜的牛掰之處,所以蘇憐兒其實剛穿過來的時候,就想來找容舜了。

在《霸道司少的小嬌妻》這本書裡,容舜是大概到劇情中段的時候才認識了蘇輕輕。蘇憐兒想著,如果她能早蘇輕輕一步搞定容舜,那不僅是給自己找了個強有力的幫手,也算是折斷了蘇輕輕的翅膀。

可蘇憐兒卻沒急著行動。

因為她之前一直沒想好怎麼籠絡容舜。

其實她也可以學小說裡的蘇輕輕,跟他聊武俠聊夢想做個知己。

可蘇憐兒總覺得不太夠。

畢竟知己這種東西,你能做我也能做,要是到時候蘇輕輕也來跟容舜談天談地談夢想,然後容舜更偏向蘇輕輕怎麼辦?

蘇憐兒想找一個更有力的方法,讓容舜徹底變成自己的人。

蘇憐兒苦思冥想很久,直到她觸發了古武術技能。

她頓時看到了機會!

這容舜最大的軟肋,不就是武痴麼。只不過在小說裡容舜一直都沒有找到他心心念唸的“武林高手”。

那如果蘇憐兒在他面前露一手古武術,他豈不是會立刻被折服?

畢竟要知道,蘇憐兒雖然不是高手,但卻也貨真價實的會古武術啊!

所以蘇憐兒這才特地來按照小說裡提到過的地址來黑雲街找容舜,並且故意顯擺了一把【凌波微步】。

容舜果然就上鉤了!

可現在看著容舜這熱切的臉,蘇憐兒又覺得有些頭疼為難。

“我沒法收你為徒。”蘇憐兒故作高深,“因為你也知道,學武這一事,講究天賦,你的根骨不好,加上年紀也大了,已經沒了入門的可能。”

開玩笑。

蘇憐兒會這些古武術,完全都是因為系統的緣故,這玩意根本沒法教,她可沒辦法真的收容舜為徒。

容舜聽見這話果然眼神一暗,但他很快又振作起來。

“沒事!”他堅定開口,“不能傳授我武功也沒事!收我做個掛名的外門弟子就好!只要能讓我喊你一聲師父,能每天看著您的招式,我就滿足了!”

是的。

其實容舜自己之前也有心理準備了。

就算現代社會真的還有江湖和武術,他也未必有這個天賦根骨讓高人相中。

更不要說隨著他年紀增大,恐怕要學也來不及了。

但這也沒關係!

只要證明武俠的世界真的存在,只要他能和這個世界的人扯上一點點的關係,他就滿足了!

想到這,他又熱烈的看著蘇憐兒。

蘇憐兒也不忍心再拒絕他了。

“行吧,那我答應你。”蘇憐兒故作沉吟,“只是我之前說的,想讓你幫我調查的蘇輕輕和蘇彥欽……”

“放心!”容舜想都不想立刻就答應下來,“只要是師父你交代的我一定要查清楚!只不過師父,你確切是要調查蘇輕輕和蘇彥欽的什麼事呢?”

聽見容舜答應,蘇憐兒頓時露出笑來,舉起兩根手指。

“我要你查的,主要是兩件事。”

……

蘇憐兒離開黑雲街的時候,就看見高叔在巷子口緊張的來回踱步。

“大小姐!”

看見蘇憐兒出來,高叔趕緊迎上來,確定蘇憐兒安然無恙,他才鬆了口氣。

“大小姐,剛才二少爺打電話來問了,問你什麼時候回家,我們要不趕緊回去吧?”

高叔此時真是有些後怕。

剛才蘇憐兒進黑雲街後,蘇彥欽就立刻來了電話,問蘇憐兒怎麼還不回家吃晚飯,高叔支支吾吾的不敢說蘇憐兒去了黑雲街,只能說蘇憐兒在商場試衣服不方便接電話。

但結束通話電話後他就無比後悔——

萬一蘇憐兒出了什麼事,他可不得被二少爺扒了皮!

幸好幸好,大小姐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說著高叔就趕緊想送蘇憐兒回家,可不想蘇憐兒卻是抬手阻止了他。

“不急。”蘇憐兒淡淡一笑,“回家前,我先要去商場買個東西。”

……

一個小時後,蘇憐兒才終於回到了蘇家別墅。

她走進餐廳,就看見蘇彥欽和蘇輕輕都已經坐在餐桌旁了。

蘇彥欽看見蘇憐兒回來,很明顯的鬆了口氣。

“回來了。”他開口,“來,趕緊坐下吧,都在等你吃晚飯呢。”

今天下午蘇彥欽將蘇輕輕安頓好之後,就得知蘇憐兒出門了。

蘇彥欽立刻就覺得,蘇憐兒是因為蘇輕輕回來的事越想越生氣,這才鬧脾氣出門了。

蘇彥欽甚至擔心她是離家出走,這才趕緊打了個電話去問高叔。但幸好,蘇憐兒很快就回來了。

很顯然,覺得蘇憐兒是鬧脾氣出門的,不止蘇彥欽一個。

只見蘇輕輕迅速從座位上站起來,過來一把拉住蘇憐兒的手。

“姐姐,你可算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和二哥有多擔心。”只見蘇憐兒兩眼含淚,眼底滿是自責,“我知道姐姐你是不想看我才出門的。可是……可是你如果因為我離家出走,有了個三長兩短,我……我可怎麼擔待的起啊……”

說著蘇輕輕的眼淚就要落下來,可不想這時候,蘇憐兒去是反過來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輕輕,你說什麼呢。”蘇憐兒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輕輕,“我出門怎麼會是因為不想看見你呢?我出門是去給你買禮物了呀。”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