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也要下注

骨骼碎裂的聲音瞬間從司風嵐的胳膊裡響起,伴隨著他撕心裂肺的叫聲。

下一秒,他整個人鬆開了蘇憐兒,倒在地上,死死抱著胳膊,而那胳膊則是呈現出了一個詭異的形狀。

司風嵐疼的臉色慘白,倒抽冷氣,而一旁的蘇憐兒卻只是冷眼看著他。

“司風嵐。”她冷冷開口,“別再用你的髒手碰我,不然,下次你斷的可不是胳膊,而是……”

話音落下,蘇憐兒目光往下,落在司風嵐的某處。

司風嵐:“!!!”

他嚇得臉上最後一絲血色退去,作為男人的本能讓他甚至都顧不上自己斷開的胳膊,只是慌張的捂住某處。

看著司風嵐這嚇得半死的樣子,蘇憐兒冷笑一聲,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懶得給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只留下司風嵐一個人在原地疼的啜泣。

蘇憐兒離開的時候,卻是沒注意到遠處走廊角落陰影裡的兩道身影。

是方子瑜和蘇輕輕。

只見方子瑜此時站在陰影裡,看著遠處倒在地上不斷啜泣的司風嵐,氣得雙手緊緊握拳,指甲幾乎都要戳破手心,她都渾然不覺!

“風嵐哥哥……”她咬著唇,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風嵐哥哥怎麼會去糾纏蘇憐兒!他……他竟然還為蘇憐兒那個女人哭!他不是根本不喜歡蘇憐兒麼!”

是的。

因為距離的緣故,方子瑜剛才雖然看見了司風嵐和蘇憐兒拉拉扯扯,但她卻沒聽見他們倆對話的內容。

不僅如此,她也沒看清楚蘇憐兒掰斷了司風嵐的胳膊,所以她還以為司風嵐的那聲慘叫是痛苦的哭聲,也以為司風嵐此時倒在地上啜泣是因為難過,而不是因為疼痛。

一旁的蘇輕輕卻是看出了一些不對勁,但她並沒有要告訴方子瑜的意思,她只是眼神一閃,突然感慨一般的開口:“哎,姐姐這一招,果然狠厲哈啊。”

方子瑜猛地轉過頭,死死盯著蘇輕輕,“你什麼意思?”

“我……我也只是猜測啦。”蘇輕輕眼神閃爍的開口,“我在想,姐姐故意說放下了司風嵐,和司夜寒在一起,是不是故意讓司風嵐吃醋。”

方子瑜猛地愣住,“吃醋?”

“是啊。”蘇輕輕輕聲道,“你想啊,司風嵐這樣的天之驕子好勝心肯定很強,看見以前喜歡自己的女人去喜歡自己的堂叔,肯定會不甘心吧,這一不甘心,可不就將注意力給轉移到蘇憐兒身上了?”

方子瑜似乎從來沒想到過這種操作,整個人都震驚了,“你……你的意思是,蘇憐兒其實根本沒有放下風嵐哥哥,只是故意耍花招想要引起風嵐哥哥的注意!?”

蘇輕輕點了點頭,方子瑜越想越覺得好像真有這個可能性——

是啊。

她就說,風嵐哥哥那麼優秀,蘇憐兒怎麼會捨得放棄風嵐哥哥呢。

搞了老半天,是她在耍花招!

而且這種花招,也的確很符合蘇憐兒最近婊裡婊氣的人設啊!

更可氣的是,看風嵐哥哥的反應,似乎還真的中了這個女人的計!

想到這,方子瑜徹底相信了蘇輕輕的猜測,氣得眼眶通紅。

“蘇憐兒!”她氣得咬牙切齒,“竟然敢算計我的風嵐哥哥!我絕不會原諒你!”

……

另一邊,正式的賽馬比賽終於要開始。

蘇憐兒回到包廂的時候,就看見那些正式參加比賽的馬和賽馬手已經在馬場上各就各位了。

因為霍老爺子愛馬如命,所以說他舉辦的賽馬比賽,可以說是世界一流的水平。

光是場上的這些馬匹,一個個都是毛髮均勻優良,身姿高大,一看就是最極品的純血統。

在清一色精神抖擻的馬中,有一匹馬卻是吸引了蘇憐兒的注意力——

那是站在第一賽道的馬,只見它通體雪白,本是非常漂亮的毛色,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竟然有些暗淡,特別是和旁邊其他馬的毛色一比,更是顯得枯黃無光。

不僅如此,它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似乎也不是很好。

整隻馬都懨懨的,耷拉著眼皮,似乎一點勁兒都提不起來的樣子。

它的賽馬手似乎也知道它的不對勁,一直在擔憂的安撫它,完全沒像其他的賽馬手一樣跟看臺上的觀眾打招呼。

蘇憐兒正奇怪這馬的狀態怎麼那麼差,就聽見四周看臺的幾個公子哥兒在議論——

“誒,第一賽道的不是Lucky麼?我記得它年初不是受傷了,年紀也很大了麼,怎麼今年還來參加?”

“你忘了啊,萬寧賽馬會的規矩,去年的冠軍不超過歲數,都是一定要參加今年的比賽。Lucky去年是冠軍,今年當然要參加。”

“可看它現在這個狀態,我感覺跑完全程都懸吧,這不肯定倒數第一麼。”

“可不是麼,哎,想當年Lucky多輝煌啊,是萬寧的驕傲,全球第一的賽馬!可現在,哎。”

這幾個公子哥兒很顯然也是對賽馬很感興趣,因此對這些賽馬的情況如數家珍。

蘇憐兒聽見他們的議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那個叫Lucky的馬。

而這時候,那幾個公子哥兒的話題已經跑遠了——

“誒,說起來,你們覺得今天誰會贏?”

“肯定是第三賽道的木星!它今年的狀態可是非常好!絕對能拿第一名!”

“我倒是覺得第五賽道的巴克也不錯,主要是狀態穩定,木星還是有些太看發揮了。”

幾個公子哥兒討論的正熱烈,不想方澤寧就突然站起來輕咳一聲。

“既然大家都那麼有想法。”只聽見方澤寧笑嘻嘻開口,“不如我們來賭一把?”

這話一出,大家眼睛都亮了。

是了,雖然萬寧馬場本身沒有設立官方的賭馬,但這些公子哥兒看比賽的時候,還是喜歡自己打個賭圖個彩頭。

畢竟誰也不缺錢。

而方澤寧因為家裡本身就是在海外做賭場生意的,對這一切駕輕就熟,立刻就負責起統計和建立盤口來。

“來來來。”只見他像模像樣的摸出膝上型電腦開始記錄,“三個下注木星的,一共四百萬,兩個巴克,一共三百萬,還有沒有要下注的?”

幾個公子哥兒正躍躍欲試,可不想這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

“我也要下注。”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