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怎麼沒碰到你呢

是的。

只見此時蘇輕輕手裡拿著的,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破舊的黑色手槍套,正是剛才蘇祁遠不顧一切想要衝進火場去拿的那個。

蘇祁遠的神色一時之間有些微妙。

“你是聽見我和林嫂他們的對話,所以衝進火場去幫我拿這個?”

蘇輕輕低下頭去,咬著唇輕輕點了點頭。

蘇祁遠的眉頭又皺起來——

蘇輕輕為他拿槍套,理論上是非常感人的事,可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是不是又和之前一樣,是蘇輕輕的算計。

他還來不及細想,不想這時候吳嫂突然驚呼一聲——

“等等!大小姐人呢!”

蘇祁遠一愣,抬起頭,才發現喧鬧的人群裡竟然也不見蘇憐兒的身影。

大家這下子是真的慌了。

“我剛剛明明看見大小姐出來的,怎麼突然就不見了?”

“好像大小姐來草坪之後不一會兒人就不見了?”

大家一片著急之中,一個年輕傭人這才小聲開口:“我……我其實好像看見大小姐剛才也朝著別墅跑過去了,但我以為我看錯了就沒說……”

這傭人這話一出,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就連原本在那拼了命裝柔弱的蘇輕輕都是愣住了。

蘇憐兒也進火場了?

她是去幹嘛?

而這一邊蘇祁遠卻是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臉色微變,“難道憐兒她也……”

他頓時顧不得那麼多,迅速的抓起旁邊一件衣服用水衝溼,披在身上也想衝進火場,可沒想到這時候——

“等等!那是不是大小姐!”

蘇祁遠猛地抬頭,這才看到一道纖細的身影踉蹌的從火光中跑來,火光落在她臉上,竟然真的是蘇憐兒。

“大小姐!”

吳嫂哭著喊了一聲趕緊衝上去,蘇祁遠也快步過去,就看見蘇憐兒身上也全都是焦黑的菸灰,頭髮都有些地方燒的捲起來了。

但哪怕如此,抵抗不住她原本就超高的顏值,看起來依舊不醜。

只是她此時臉色蒼白,不斷的在咳嗽,看起來十分虛弱。

蘇祁遠此時的臉色已經鐵青,“你瘋了吧!這火那麼大你跑進去幹什麼!會有生命危險的你知不知道!”

蘇祁遠現在的態度很顯然比剛才對蘇輕輕著急太多,蘇憐兒聽見他的話立刻就跟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低下頭去,小聲開口:“我……我只是聽說媽媽給大哥你的那個槍套還在火裡,我知道那個槍套對大哥你有多重要,所以我才……”

蘇祁遠手不自覺握拳。

憐兒竟然真的是回火場幫他拿槍套。

“可你也不應該自己冒著危險!”想到那劇烈的火勢,蘇祁遠的語氣還是忍不住嚴厲,“你萬一有三長兩短,我和媽媽才會更難過!”

蘇憐兒很少被人這樣斥責,一下子就忍不住哭出來。

“我、我知道……可我就是想幫幫大哥你……可我太傻了,我在林嫂的房間裡找了好久,翻遍了所有的櫃子和桌子,都沒找到那個槍套……”

蘇憐兒哭的梨花帶雨,看的旁邊的吳嫂心疼壞了。

“傻小姐!”她一把抱住蘇憐兒,哭著開口,“你怎麼可能找得到,因為那手槍套已經被蘇輕輕拿走了啊!”

蘇憐兒聽見這話一愣,抬起頭,這才注意到旁邊同樣一身菸灰的蘇輕輕。

她彷彿這才反應過來什麼。

“蘇輕輕,你也去拿大哥的槍套了?”蘇憐兒怔怔,但隨即疑惑的皺起眉來,“可是不可能啊,我聽見大哥的槍套在林嫂房間,就立刻跑進火場了,我怎麼從頭到尾沒看見你啊?”

聽見這話,四周的眾人也都愣住——

蘇憐兒說的沒錯,按道理來說,她和蘇輕輕都是聽見林嫂說槍套在火災裡後衝進火場。

雖然說一前一後可能稍微有些時間上的差距,但頂多也就幾分鐘,算上找槍套的時間,兩個人按道理來說肯定會有重合吧?

可她們怎麼沒碰到彼此?

大家齊刷刷的看向蘇輕輕。

而這一刻蘇輕輕的冷汗已經爬上了後背——

她真的做夢都沒想到,蘇憐兒會跑進火場。

這完全不是這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會做出來的事啊!

雖然心慌,但蘇輕輕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勉強笑著回答:“可能我速度比較快,在姐姐你進火場之前就跑出來了吧。”

“速度快?”蘇憐兒聽見這話更訝異了,“怎麼可能,林嫂她房間門口的走廊天花板都掉下來了,我廢了好大的功夫才勉強走過去,你怎麼能動作那麼快的進進出出呀?”

聽見這話,蘇祁遠也不由皺眉看向蘇輕輕。

作為僱傭兵首領,他也進過不少火災現場,知道這樣的火勢下,的確會是跟憐兒形容的一樣,進出非常困難,絕不可能像蘇輕輕說的那麼輕鬆,幾分鐘就能衝進去拿個槍套出來。

再退一萬步講,就算蘇輕輕動作比蘇憐兒快那麼多,進出林嫂那個房間的走道就那麼一條,她離開的時候也應該會在路上碰見進去的蘇憐兒才對。

蘇輕輕此時是真的慌了。

她看著眼前一雙雙眼睛,心砰砰直跳,直到她突然想到什麼,眼睛一亮。

“窗戶!”她忙不迭開口,“對,我是從窗戶裡爬出去的,沒有走正門,所以比姐姐你動作快很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姐姐你才沒有在路上看見我吧。”

蘇輕輕心裡正為自己找到的藉口感到滿意,可不想她的話說出口,四周好幾個蘇家的傭人都露出古怪的表情來。

“二小姐。”林嫂猶豫的開口,“你說你是爬窗戶進的我房間,可是……我房間裡根本沒有窗戶啊。”

蘇輕輕聽見這話一愣,但隨即反駁:“你胡說什麼,你房間明明就有一個窗戶,掛著深藍色的窗簾的那個,我就是從那個窗戶進去的!”

蘇輕輕非常信誓旦旦,畢竟她的確是進過林嫂的房間,也是看見了拉著窗簾的窗戶,所以才會找這麼一個藉口。

可不想林嫂的表情卻是更古怪起來。

“可那個窗戶,早就已經被封死了啊。”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