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臉都快被打腫了

蘇輕輕的臉色這才猛地僵住,“什、什麼?”

林嫂尷尬道:“是這樣的,我有風溼,天冷的時候受不了風,所以去年冬天的時候,就請人把窗戶都給封死了,我當時還特地跟大少爺申請了這件事,大少爺擔心我房間不通風,還特地讓人給我裝了新的空調和通風系統呢……反正,那窗簾現在就是個裝飾,後面其實就是一堵牆,是絕對不可能進出的。”

蘇輕輕臉上最後一絲血色在瞬間退去了。

她只記得自己看見了林嫂房間裡拉著窗簾的窗戶,想當然的以為著窗戶肯定是通向外面的。

可沒想到,這窗戶竟然是封死的!?

蘇輕輕慌張的抬頭,就看見蘇祁遠冰冷的臉。

“不是的,大哥……”她慌亂的張嘴還想解釋什麼,可不想這時候,旁邊的蘇憐兒卻是看見了蘇祁遠手裡的手槍套,頓時發出欣喜的聲音。

“天哪,蘇輕輕,你好厲害,竟然真的找到了這手槍套!”她接過蘇祁遠手裡的手槍套,滿臉驚喜,“而且完好無損,一點都沒被燒到呢!太好了,我剛才進林嫂房間,看見那些櫃子和桌子錢都燒焦了,我還以為這槍套肯定也會燒損了呢!”

蘇憐兒這話說的天真無邪,可四周所有人聽見臉色又微妙起來——

是啊。

仔細想想,林嫂房間裡全都是木頭傢俱,按道理這火災那麼厲害,放在櫃子裡的槍套肯定也會燒到些許。

可看蘇輕輕這帶出來的槍套,別說燒壞了,焦黑的痕跡都沒有。

林嫂這才忍不住看向蘇輕輕,猶豫開口:“那個,二小姐,你真的是剛才從火災裡把這槍套拿出來的麼?還是……還是你是在火災之前就拿走了啊?”

這是林嫂唯一能想到的解釋——

只有蘇輕輕是在火災之前拿走的槍套,才能解釋這槍套為什麼完好無損。

蘇輕輕聽見這問題,卻是頓時跟被踩著了尾巴的耗子一樣幾乎要跳起來,“你說什麼!我當然是火災的時候才去拿的!之前我哪裡有機會拿!”

“也不是完全沒機會啊。”林嫂為難道,“我今天早上縫補了一下這個槍套,然後就放進櫃子裡了,下午晚上一直在忙別的,你如果是那時候進我房間拿槍套也不是不可能,畢竟我房間從來都不上鎖的。”

旁邊的傭人們也是突然想起來什麼。

“啊,我想起來了,今天晚上的時候二小姐突然來我們住的地方,說是一個巧克力買多要分給我們吃。”

“對對對,我也想起來了,我當時還覺得二小姐人好好,這種事還想著我們。”

“現在想起來,難道二小姐來我們這分巧克力,是偷偷想去林嫂的房間裡拿那個槍套?”

“可是不對啊,二小姐根本不知道晚上會有火災,提前拿走這個槍套幹什麼?難道說,二小姐是提前知道這有火災,所以才拿走的?”

“那這火災豈不就是……”

傭人們七嘴八舌議論的同時,終於明白過來什麼,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蘇輕輕,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蘇輕輕此時整個後背都已經被冷汗溼透了。

巨大的心虛讓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只能絕望的看向蘇祁遠,試圖用眼淚喚起她的同情,“不……大哥……我沒有……我真的沒……”

她哭的極其楚楚可憐,可蘇祁遠此時看她的表情,卻是依舊冰冷的宛若看一個死人了。

蘇輕輕的心頓時都涼了。

完了,她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不僅沒有刷到蘇祁遠的好感度,反而還暴露了自己,又加深了他的厭惡。

想到這,蘇輕輕絕望的淚水在眼裡不斷打轉。

旁邊的蘇憐兒將蘇輕輕的反應看在眼底,頓時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沒錯。

她早就知道今天的這一切都是蘇輕輕的計劃。

因為這一段劇情也是在《霸道司少的小嬌妻》裡出現過的,不過這段劇情跟之前白輕月掃墓那段劇情一樣,都提前了幾個月。

小說裡的劇情和今天一模一樣——

蘇家的傭人房莫名其妙發生了火災,緊急關頭,蘇輕輕從火場裡救出了蘇祁遠珍視的那個槍套,讓蘇祁遠大為感動。

和之前的無數次劇情一樣,蘇憐兒回想起小說裡的這段劇情,越想越不對勁——

首先,如同蘇憐兒剛才當場指出來的,蘇輕輕救出來的這個槍套太完好無損了,和小說裡描繪的火勢完全不相符。

其次,蘇輕輕在火災裡也沒受什麼重傷,這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來說也太不合理了。

更重要的是,蘇憐兒可太瞭解蘇輕輕了,這女人自私自利,真的會為了蘇祁遠的這個槍套鋌而走險?

她才不信。

所以蘇憐兒懷疑這一次又是蘇輕輕的算計,所以在剛才蘇輕輕離開的時候,立刻也跟了上去。

果不其然,她看見蘇輕輕根本沒進火場,而是直接從火場的四周弄了點菸灰弄髒自己,假扮成從火場裡出來的樣子。

蘇憐兒當場就將計就計,自己衝進了火場。

當然,蘇憐兒敢衝進火場是因為她心裡有十足的把握——

因為她有古武術的呼吸法,和她剛觸發的新技能【排山倒海】。

火災的危險說白了不過三個,第一是不小心吸入煙塵,第二是不小心掉落下來的傢俱,第三就是火勢本身的灼傷。

這三個危險對現在的蘇憐兒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她用呼吸法減弱了自己的呼吸,用手帕捂住口鼻,根本沒大礙;同時她直接用【排山倒海】一口氣將那些什麼燒焦的傢俱和火勢全部一口氣轟走,一路就走進了林嫂的房間。

確定林嫂的房間結構,能證明自己進去過之後,蘇憐兒就匆匆離開了,從頭到尾沒有一點風險。

等蘇輕輕這邊戲演完了,她再粉墨登場,反手給蘇輕輕一個打臉的大巴掌,把蘇輕輕的臉打的又紅又腫

一切輕鬆加愉快,完全都按照蘇憐兒想要的劇本走。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