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太監,靠沙雕被天下爭搶

首頁 > 現代言情 > 

穿成反派太監,靠沙雕被天下爭搶

穿成反派太監,靠沙雕被天下爭搶小說

穿成反派太監,靠沙雕被天下爭搶

素青
狀態:連載中 分類: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24-03-16 07:45:58
立即閱讀
簡介:

【沙雕小太監×怨種皇帝】雙潔月拂泠穿越成小太監,背地裡卻是有刺殺皇帝任務的刺客,還會被皇帝上身,老底被摸得清清楚楚。本書又名: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刺客,就她自己不知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你快點把針給我取出來,我感覺我後背又痛了,是不是又深了?”

趙玉成感覺自己全身都被一根針刺得發痛。

“現在不能取,等三天後,我需要準備一下,先走了。”

月拂泠溜得飛快。

剛到皇宮門口,就被君黎抓住。

君黎笑得十分張狂,“成功了,哈哈哈,溫曦等不到三日後,就後天。皇兄要辦壽宴,百官都要參加,她明晚要當著文武百官及各宮妃親眷的面,公開跟你對質。”

“壽宴?皇上生辰?”

君黎不滿:“你是不是我皇兄的貼身太監啊?他二十三歲生辰啊,就後天。不然你以為本郡主是回來玩耍的麼?”

月拂泠:“我以為郡主你是回來看溫曦笑話的。”

“那倒也沒錯,為了看她笑話,我不遠千里趕到北地。”君黎拍著月拂泠的肩膀,“我真沒想到你對她的刺激那麼大,我一說你跟我皇兄睡一個屋子,她差點瘋了。”

月拂泠:“郡主您再繼續造謠,我也要瘋給你看了。”

君黎哼了一聲,“我就說了這麼一句,以後不說就是了。你趕緊回宮,我讓沉暮去打趙家那個不成器的了,他肯定不敢撒謊。我要讓溫曦在北地丟完臉,再在京都丟臉。”

月拂泠遊魂一樣進了皇宮,遊魂一樣被一個禁軍帶到御書房。

她看向那禁軍,禁軍面無表情的開口:“高統領吩咐的,告辭。”

月拂泠看到御書房裡的身影,道:“替我謝謝高統領啊。”

人還怪好的,特意送她來工作,生怕她休息。

御書房內,君鏡聽到動靜抬眼看來,看到是月拂泠又收回視線,繼續看奏摺,“又去哪胡鬧了?”

月拂泠走到書桌旁坐下,問:“皇上,你後天生辰啊?”

君鏡:“嗯。”

見身旁人許久沒動靜,君鏡擱下筆,側眸看過去,“在想送朕什麼生辰禮?”

月拂泠試探道:“皇上你什麼都不缺,那些官員肯定會給你送,應該不需要我送了吧?”

“需要。”

“果然,在資本家眼裡,蚊子腿肉也是肉。”月拂泠小聲嘀咕。

君鏡勾了勾唇,道:“你那把琴擱置不用太可惜,不若學首曲子彈給朕聽?便當你的生辰禮了。”

“啊?彈琴?”

“或者你會別的禮樂之器?”

“我退堂鼓打得還挺好的。”

君鏡看她一眼,重新拿筆,沒好氣:“磨墨!”

為了彰顯自己的價值,月拂泠十分殷勤的磨墨,然後又去整理批好的奏摺,還拿著蒲扇扇個不停。

一邊扇一邊還道:“皇上你看我伺候得多好,沒了我你可怎麼辦啊。”

君鏡垂眼寫字,懶懶嗯了一聲。

月拂泠眯起眼,小樣兒,看我不把你pua得透透的。

扇著扇著,君鏡突然扔了卷聖旨到她懷裡。

月拂泠開啟一看,最上面三個大字:任命書。

“司事少監?”月拂泠的瞌睡一下就醒了,“我嗎?五品?有俸祿嗎?”

君鏡見她那傻樣,嘴角不自覺揚起弧度,道:“有,朕替你收著,以後除朕之外不必再向旁人行跪禮。”

月拂泠不滿:“為什麼除你?”

君鏡板著臉,“不除也沒見你跪朕。”

“那我之前學的行禮動作不白學了。不是,這不是重點,我的俸祿為什麼要皇上收著?”

“在北地,你偷了朕八次錢袋,你說呢?”

“呵呵呵……您記得真清楚。”

頓了頓,她又問道:“皇上,您手下有貪官嗎?”

君鏡道:“多如牛毛。”

月拂泠小心翼翼的湊過去,“那麼多,多我一個也不影響吧?他們一般都從哪裡開始貪的啊?”

君鏡看著那雙賊溜溜的眼睛,“你是要朕教你怎麼貪?”

“世界上那麼多有錢人,多我一個怎麼了?”月拂泠嘀咕。

君鏡冷笑,抬高聲音,“高歌。”

“臣在。”

“新加宮規,宮中太監宮女,中飽私囊者,施以極刑,活活痛死。”

“是。”

月拂泠:“……”

月拂泠沒了伺候的耐心,在她第三次打瞌睡身體撞到君鏡身上,讓他在第三本奏摺上劃下長長一筆後,終於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給朕滾出去!”

“好嘞。”

月拂泠跑得飛快,跑到後宮附近時,迎面撞上一人,幸好對方反應快,扶了她一把。

“傅公子?”

迎面三人,最右邊的是傅驚寒。

中間一個看起來六十多歲,頭髮半白的老頭。

最右邊……

“趙美人。”

趙美人挽著中間老人的手臂,跺著腳,“外公,就是他!一個小太監仗著皇上的寵愛,老是欺負我!”

傅驚寒道:“爺爺,這裡面應該是有什麼誤會,這位小公子跟玉成是好友,怎會欺負琬兒?”

趙美人生氣道:“表哥你怎麼替他說話?還小公子,他就是個閹人太監!”https:/

在中間的正是傅家老家主傅禮,特意進宮看望外孫女。

傅禮眉心一道豎紋,面相嚴肅,氣質威嚴,打量著月拂泠,“爭什麼?老夫自己有眼睛會判斷,在皇宮當差還如此冒失之輩,能活多久?還要你們為一個奴才爭辯。”

傅禮壓根沒把眼前這個小太監放在眼裡,對趙美人說道:“皇上生辰,我傅家送上珍寶無數,此次壽宴所有花費也由傅家承擔,皇上左右都會給老夫一個薄面,你在宮裡好生待著就是。

等你升了位分,想要一個小太監的命又有何難?就算皇上寵愛,皇上日理萬機還能天天盯著他不成?不必逞口舌之快。”

“謝謝外公,琬兒知道了。您與表哥要去看落櫻嗎?”

不知這位落櫻是何方神聖,一提到這個名字,傅禮立刻變得暴躁之極,“看什麼看?送她進宮是給你鋪路的。她若是敢不聽你的話,儘管讓人傳信給外公。後宮爭鬥激烈,與前朝一樣,不可掉以輕心。必要時候,她就是你第一條命,你可懂?”

說這些話時,傅禮一直盯著傅驚寒。

見傅驚寒垂著眼,眼睫遮擋全部情緒,面上平靜如死水,傅禮才滿意的收回了視線。

只月拂泠在傅驚寒身側,看到他垂落一側的手緊握成拳,手背青筋暴起。

趙美人親暱道:“我都懂,外公您放心吧,我一定會第一個懷上龍種。那群賤人,看我趙家落魄就以為我好欺負,幸好外公您來了。”

“嗯,馬上宮門要落鎖了,外公先走了。”傅禮掃了月拂泠一眼,斥道:“沒規矩!”

月拂泠天天被君鏡說沒規矩,已經麻木了。

相比之下,她更好奇這位落櫻是誰。

她飛快跟趙美人行禮告退,絲毫不理會她在後面跳腳怒吼。

平樂殿。

還沒走近,她就聽到君黎的聲音,“臭小子!治不了你了是不是?兔子哪裡來的?不說我就烤了它們!”

月拂泠忙衝過去,把抱著兔子滿臉倔強的君羽星擋住,“郡主,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兔子可聽不得這些話。”

她身後,君羽星冰冷開口:“你天天都說要烤了它們。”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