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叔送的新婚禮物

“許總助!”葉志勇眼睛一亮,像是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撲過去撲通一聲跪下了。

“許總助,求求你不要終止合同,我們兩家合作這麼多年了,不是一直很愉快嗎?”

許舟面無表情,“不止是墨氏,墨氏底下其他公司也會全面終止合作!你走吧!”

“到底是為什麼啊?你總要告訴我原因吧?”

許舟冷笑一聲:“因為你身上有垃圾臭味!”

葉志勇愣住,這話怎麼莫名耳熟……

忽然,幾個保安衝了過來,把幾大桶垃圾,劈頭蓋臉的全倒在葉志勇的身上。

包括沒吃完的早飯、吐的痰、擦過鼻涕的衛生紙,還有一個帶著血的衛生巾,直接粘在了他的頭髮上!

葉志勇整個人散發著燻人的惡臭,他受不了的乾嘔了起來。

許舟拿著帕子遮住口鼻,嫌棄地說:“臭死了,把他丟出去!”

葉志勇被丟在了大街上,他就跟個臭氣炸彈一樣,所有人都捂著嘴巴退避三尺。

雲真真心有餘悸地跟著跑出來,捂著鼻子,猶豫著問:“葉少,你還好吧?”

“我好你媽了個巴子!”葉志勇一巴掌狠狠甩過來,把氣全撒在了雲真真身上。

雲真真被打蒙了,沒想到葉志勇這個卑微舔狗,居然敢對她動手!

“臭傻逼,你還有臉打我?你們葉家很快就破產了,沒了錢,你什麼都不是!”雲真真破口大罵,打了個車,飛快地跑了。

對於雲真真來說,葉志勇不過是她眾多舔狗中的一個罷了。

她驚疑不定地捂著胸口,莫名想起了雲初初。

之前在門口,葉志勇罵了雲初初身上有垃圾臭味。

接著,葉志勇全身都被倒了垃圾。

難道包養雲初初的金主,是墨氏的高層?

雲真真急忙安慰自己,不可能的。

雲初初只是在墨氏當保潔罷了!

……

另一邊。

雲初初目瞪口呆,“大叔,你為我報仇了?”

墨連城淡淡道:“這回開心了嗎?”

“我太開心了!”雲初初高興地蹦起來,“那個葉志勇不是個好東西,他家企業肯定也不好!大叔不要跟那種垃圾合作!他給你提鞋都不配!”

這小馬屁拍的!

看著女孩開心的笑顏,墨連城也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了唇角。

哪怕是被迫隱居在小小的東海市,他也是墨家的少主。

他墨連城的妻子,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隨意欺辱的!

“來,你看看這個。”墨連城遞過去一個資料夾。

雲初初好奇地開啟檔案,掃了一眼,驚訝得聲音都有些變調了,“和雲家合作的合同?”

墨連城淡淡說:“這是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

雲初初驚撥出聲:“大叔是要把這個合同交給雲家嗎?”

“對,雲家的情況我有所瞭解,你才是真正的雲家血脈,卻被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冒牌貨給欺負了。我會把這份合同交給雲家,讓你的父母對你另眼相看。”

雲初初垂著頭,久久都沒有抬起來。

墨連城有些擔心,“怎麼了?”

他沒有追過女人,不管是談戀愛還是結婚,他都是新手小白,什麼都不懂。

難道他的方法用錯了?

墨連城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內心急得團團轉。

“大叔,我就是太感動了!”雲初初擦了擦眼淚,“大叔,你是全世界對我最好的人!”

墨連城鬆了口氣,握緊了她的手,“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對你好,我對誰好?”

他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彷彿一眼就能看進人的心裡去。

雲初初的小臉不覺得的紅了。

……

雲初初陪著墨連城在公司工作完,又一起去吃飯,才回了雲家。

家裡的氣氛十分凝重。

雲真真回來後,就把葉志勇被趕出墨氏的事情說了。

一開始,雲海生和李百合還不相信。

直到十分鐘之前,他們接到了訊息,才確認是真的。

墨氏對外宣佈,從今天開始,終止和葉家的一切合作,正在進行中的專案也全部叫停。

“怎麼會呢?墨氏就不怕賠違約金嗎?”李百合不敢相信地喃喃道。

雲海生冷嗤道:“那點違約金算什麼?對墨氏來說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聽說墨氏分公司這位總裁是新上任的,看來是準備搞大動作了!我們可要抓緊機會,說不定能搭上這艘大船!”

電視機里正在播出財經新聞,美女主持人字正腔圓地說道:“近日,墨氏集團宣佈,將會在東海市投資十億,大力發展舊城區改建工程,將會向社會公開招標……”

雲海生急忙找出遙控器,把聲音調到最大。

聽到“十億”,他興奮到臉部肌肉都要抖動。

“哈哈哈!太好了!我們雲家的機會終於來了!”

李百合不解道:“墨家來頭很大嗎?”

“你懂什麼!那可是十億的大專案啊,我們就算吃不上肉,能喝口湯都能血賺不虧!”雲海生激動地說。

李百合提醒道:“可是我們和墨氏根本沒有生意上的往來,本來想靠著葉家牽線搭橋,現在葉家也快破產了!”

雲海生的臉色僵住,“總要想想辦法!”

同一時刻,東海市無數家族都看到了這則新聞。

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動,想要分一杯羹。

墨氏可是京城的一流超級世家!

哪怕只是東海市的一家小小分公司,都能拿出十億來投資!

可見得這塊肥肉有多大,有多香!

就在這時候,雲初初回來了。

雲真真的眼神閃了閃,笑著說道:“爸媽,你們還不知道吧,姐姐在墨氏集團打工呢!”

“什麼?”雲海生和李百合失聲道。

“初初,你真的在墨氏集團上班?你這個傻孩子,你怎麼早不告訴媽媽呢!”李百合驚喜道。

雲初初淡淡看了眼雲真真挑釁的眼神,轉頭對李百合說:“我只是在墨氏當保潔罷了!”

雲真真說她是保潔,那她就假裝保潔好了!

果然,聽到雲初初只是區區一個保潔員,李百合的臉色瞬間就黑了。

“你真是給我丟人!讀那麼多書,你就當個保潔員,你怎麼那麼沒出息!”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