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師兄幫你淬體

朝陽升起,萬物復甦。

一大早,陳平平便開始放牛了。

山坡上,一人一牛一狗……

人在嘮叨,牛在翻白眼,狗在汪汪汪的叫著,場面很和諧。

“你說師尊什麼時候才回來?”

“小師妹資質如此之差,半年後,新生大賽她能拿下前十名嗎?”陳平平嘮叨。

資質差,還有師兄,實在不行,還有個師尊。

這句話,在外人面前說說還行。

事情真要來了,陳平平就不得不擔憂了啊!

新生大賽拿不到前十名,青峰便要被迫合併,若師尊在,他也不至於如此煩惱,可現在……

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

長兄如父,呸……是大師兄如師。

系統提示:飼養天數達1000天,獲得二十年修為,獎勵基礎劍法大成,悟性提高30點,獎勵三階靈藥二十株。

系統提示:飼養等級提升到3級。

彭!

陽光之下,一股劍道意境自陳平平體內湧出來。

這一幕,恰好被走過來的光小雨看到,她愣了一下,心中吃驚:“怎麼回事?剛才那是劍道意境?”

身為一尊魔帝,劍道天才,不難捕捉剛才陳平平體內散發出來的波動。

的確是劍道意境。

可,他不是一個意志消沉的凡人嗎?

光小雨眉宇鎖緊。

下一刻,劍道意境消散下去了。

錯覺,絕對是錯覺。

光小雨暗暗鬆了一口氣,堂堂魔帝,怎麼可能看錯人嘛!

陳平平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不由的回頭:“啊!原來是師妹啊!昨晚睡得可好?”

“多謝師兄關心,睡得挺好的。”光小雨說。

“那就好,那就好。”

“師兄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光小雨突然詢問。

啊!這?

陳平平想了一下:“身為大師兄,對師妹好不是應該的嗎?”

該死,這莫名其妙的感動。

他只是一個意志消沉的凡人而已,你光小雨可是魔帝啊!

穩住。

光小雨問:“師尊什麼時候回來?”

“你有什麼事嗎?”陳平平疑惑。

“我想淬體。”光小雨無奈。

她現在還年幼,丹田剛剛開啟,不曾踏入修行,故此還沒有能力自行淬體,嗯……怎麼說呢!需要有個人在一旁守著。

這就是資質差的後果。

懂了!

陳平平恍然大悟:“師兄幫你準備。”

啊?

光小雨發呆。

他到底有沒有理解“淬體”這兩個字的意義?

他肯定不懂。

他……要幹嘛?

“師妹,還愣著幹嘛?走了!”陳平平喊道。

哞!

老黃牛低聲鳴叫,眼神中的欣慰很濃郁,大概是在說:“終於走了。”

光小雨看了它一眼,心中詫異,來不及多打量,直接被陳平平拉走。

不一會兒,陳平平帶著她來到後山,這裡竟然有一大塊藥田,密密麻麻種滿了靈藥,細數下來至少有五百多株。

從一階到四階……

光小雨頓時傻眼。

不是她魔帝沒有見過靈藥,而是她沒有見過,一個如此破敗的山頭,竟然種了這麼多靈藥。

也太“豪”了吧?

“烈火草,嗯,來一株,蛇心果兩顆應該差不多了……”陳平平認真挑選。

一旁的光小雨這才回過神,說道:“師兄,咱們這樣被師尊知道了,會不會捱揍?”

畢竟她這位魔帝還沒有成長,低調行事為好。

陳平平笑道:“不怕,這些靈藥都是我種的。”

都是?他種的?

光小雨睜著大眼,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

花了半個時辰,採摘了三十多種不同的靈藥。

陳平平說道:“你資質差,第一次淬體,選一些藥性比較中和的靈藥即可,好了,你跟我來。”

我……資質,真心不差。

光小雨黑著臉,想反駁。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重生的這一副軀體,資質是有那麼一點不太行。

誒!

我堂堂魔帝,還要別人來幫忙淬體。

放了一桶水,又將靈藥如數丟進去,濃郁的靈氣飄散在空氣間……

光小雨看了看,見陳平平久久不曾有離去的意思,便忍不住說道:“師兄?”

“啊?我在。”

“能不能,出去?”

“為什麼要出去?”陳平平疑惑。

他……居然還問為什麼?

凡人都這麼愚蠢嗎?

光小雨無奈:“我是女的。”

“沒關係,師兄不嫌棄你。”陳平平笑著:“放心吧!”

主要是,他想看看。

三年前,踏入破陽的時候,直接省略了淬體這個環節,所以很好奇其中的細節。

光小雨眉宇緊鎖。

“好吧!”陳平平依依不捨。

待這位極品師兄離去以後,光小雨緊盯著水桶打量,說實話,十萬年的歲月過去,她都忘記如何淬體了。

剛才師兄採摘了許多靈藥,她也看不懂。

忙活了大半個時辰,弄出這麼一桶……師兄,到底懂不懂淬體?

她在猶豫。

嘶嘶!

下水的那一刻,灼熱感襲來,彷彿跳入一個火坑,光小雨迅速運轉丹田,吸納靈氣。

但是,藥性太猛,水桶內開始沸騰。

我的媽呀?這叫藥性中和?

光小雨欲哭無淚。

約莫兩分鐘左右,她撐不住了,語氣顫抖的喊著:“師兄。”

彭!

話音剛剛落下,陳平平直接推門進來:“感覺怎麼樣?”

“難受。”

“哪裡難受?”

“哪裡都難受。”那種感覺,已經沒辦法用言語去形容。

渾身欲裂,灼熱感很強,丹田在顫抖。

光小雨的意識愈發模糊,視線也是如此,朦朧中只是看到走過來的陳平平。

完蛋!

這個師兄,一點也不靠譜。

“資質這麼差?三十七種靈藥都無法承受嗎?”

“師尊說,她淬體的時候,用了一百多種靈藥呢!”

“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陳平平反反覆覆端詳,最後得出結論:“我好想忘記給她淬鍊藥性了。”

直接使用靈藥,跟淬鍊過的靈藥,以便吸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幸好光小雨已經暈死過去,否則聽到這番話,估計會一口老血噴出來。

陳平平當即盤坐下來,雙手拍在水桶身上,連人帶桶一起淬鍊,幫助光小雨吸收藥性。

待光小雨甦醒過來時,已經是次日。

一聲驚呼:“師兄,你你你你!”水桶裡面的水已經乾枯,只剩下黏糊糊的液體,那是她體內流淌出來的汙垢。

還有她整個身子都是光著的,而陳平平就守在一旁。

此情此景,這位威名赫赫的魔帝瞬間聯想到了很多。

陳平平訕訕笑著:“師兄也沒想到,淬體需要脫衣服,咳咳,不過師妹你放心,我絕對沒有偷看,真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