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老公是愛著自己的,自己和他離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結婚物件了,張大年雖然長得一般,但是在農村裡的條件還算可以。

李美娟如果離婚,成為二婚頭的她,多半隻能嫁給那些家裡很窮的窮小子,或者就嫁給個年紀很大的鑽石王老五。

但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思前想後,李美娟還是最終下定決心,這件事暫時就不說出去了。

只要她裝作不知道,那老公自然不會說出去,而傻瓜小叔子也不會說出去。

想通了這個關節,李美娟只覺得心裡輕鬆極了,等回頭懷了孩子,她也就不用被村裡人說是不下蛋的母雞了。

同時她又回想起昨天晚上那一幕來,張大寶弄她的時候,起初的確是很疼,疼得她都哭喊出來了。

但是後來等她適應後,那種脹滿的感覺卻是讓她覺得渾身顫抖,實在是很舒服。

現在想想,如果能再重溫那種感覺的話,哪怕只有一次也是很不錯啊!

如是想著,李美娟甚至有些口乾舌燥,趕忙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了半杯,之後才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此刻她的眼睛比以往更加明亮,明亮的眼睛背後,還帶著濃濃的憧憬。

一天過去,當天晚上張大年故技重施,又擺上一桌好酒好菜。

如果換做平日的李美娟,她或許就該會質疑了,畢竟昨天是兩人認識三週年紀念日,那今天又不是,老公為什麼又弄這麼多好吃的?

“老婆,最近你辛苦了,咱們今天繼續大喝一頓!”張大年哈哈笑道。

李美娟也是笑了笑,笑容裡帶著嫵媚:“好啊,今晚你是不是又要吃那老中醫給的藥了?”

“對啊,就是這樣,今天我還要吃藥。那老中醫都說了,沒準吃這個藥能讓咱們倆懷上孩子。”張大年笑著說。

“行啊,只要能懷上孩子,那我付出再多也無所謂。”李美娟一語雙關的說道。

張大年當然不知道這會老婆已經察覺了他的所作所為,他還以為李美娟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來來來,老婆,今天我又買了幾瓶紅酒,咱們喝個痛快!”張大年說著又把紅酒開啟。

今天李美娟更加配合,堪稱是來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只不過張大年不知道的是,李美娟在喝酒之前已經吃了解酒的藥,所以喝了和昨天一樣多的酒時,她只是醉了六分,並不像昨天那樣幾乎全醉了。

李美娟裝作喝醉的樣子:“老公,我頭好暈!”

“是嗎,那我扶你進去休息!”張大年大喜。

隨後他就像昨天那樣扶著李美娟進去,同時也給李美娟戴上了昨天的黑布眼罩。

等完成這一切,張大年才走出來,再次叮囑張大寶,要按昨天那樣來。

張大寶表面上傻呵呵的,心裡卻是別提有多興奮了。

跟著張大年來到臥室,當看到躺在床上的嫂子時,張大寶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老公,今天咱們不用那個姿勢了,咱們這樣來。”李美娟裝作喝醉的語氣說道。

其實她現在也是醉了大半,只不過意識還是清醒的。

“正面?好吧……”張大年擔心這樣可能會被李美娟發現,但一想自己用的黑布眼罩質量很好,應該沒什麼問題。

所以他點點頭:“沒問題老婆,你先等著,我這就脫衣服上床來!”

說完他就示意張大寶上床,張大寶傻呵呵的點頭,跟著脫褲子上了床。

“老婆,我來了,你還是要忍著點疼啊,老中醫給我這個藥實在是太霸道了。”張大年還是給老婆提了個醒。

“放心吧,昨天晚上我都適應了。”李美娟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看著躺在床上滿臉微笑的嫂子,張大寶也是忍不住有些痴了。

這就

是他嫂子,平日裡那個總是瞧不起他的嫂子。

可是眼下嫂子卻是馬上就要被他狂弄一次,昨天張大寶還覺得不夠盡興,因為看不到嫂子的正臉。

今天好了,嫂子願意用正臉面對自己,到時候也就可以看到嫂子是什麼表情了。

想到這裡,他心中更加興奮。

令張大年有些奇怪的是,這時候李美娟卻是拿起枕頭蓋在自己頭上,難道老婆還很害羞嗎?

張大年當然不知道,李美娟之所以用枕頭蓋在頭上,就是不想讓張大寶看到她接下來露出的羞人面容。

所以今天她才改成了正面對著張大寶,想著這樣會好一點。

但是剛剛她又想到一件事,這樣的話,張大寶怕不是能看到自己的面容。

所以李美娟最後還是用枕頭把自己的小腦袋給蓋住,這樣張大寶就看不到了。

張大寶鬱悶極了,他感覺嫂子是不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故意用枕頭蓋住,不讓自己看到她那漂亮的臉蛋?

“老婆,我來了。”

張大年看了眼老婆已經溼透了的地方,在心底暗暗罵了句騷.貨,說著,立馬讓張大寶準備進入。

“哦~老公...慢點...”

突然而來的巨大脹感令李美娟沒忍住發出了誘人的叫聲,身子都忍不住顫抖起來,想到進入自己的是張大寶,又刺激又緊張。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