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修長的手指,遞出一包紙巾。

她怔了一下,本想拒絕,可是鬼使神差般接下了,“謝謝。”

紙巾上還留有他掌心的餘溫。

他的目光快速從她臉上收回,車窗合上,車子疾馳而去。

上午十點。

秦氏集團。

員工們依然在各自的崗位堅守。

公司已經一個多月沒發工資,但因秦氏集團是本市的老牌企業,儘管網路上有各種負面新聞傳出,但不到最後一刻,員工們不願意放棄。

如果不是知道公司負債累累,秦安安根本想不到眼前的平靜全是假象。

秦安安在副總的陪同下,進入會議室。

律師見到秦安安,開門見山道:“秦小姐,希望你節哀。我受託於你父親,現在將他的遺囑公佈。”

秦安安頷首。

律師將檔案開啟,不疾不徐道:“你父親一共有六處房產,分別處於......這是檔案,請你核對一下。”

秦安安將檔案接過,仔細核對。

“你父親一共有三處停車位。”律師將另一份檔案遞給她,“還有八家商鋪、十二輛車。”

秦安安對於家裡的財產,一直都不太知情。

一來,她不感興趣。

二來,父親沒跟她細說過。

現在律師將父親的財產一一說給她聽,她的內心久久難以平靜。

沒想到父親這麼有錢。

既然有這麼多固定資產,為什麼不賣掉用來看病?

“除了以上這些資產,再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家公司。”律師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你父親打算把這家公司留給你。不過,這家公司目前是虧損經營狀態。”

秦安安看向律師:“虧多少?”

副總手指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接話:“目前的缺口是8個億。如果你接受你爸的公司,等於也要接受他的債務。剛才說的那些房子、車子,可能全部得變賣,來填補公司的虧空。”

秦安安怔住。

八億!

八億!

就算把爸爸的車子房子全部賣掉,也賣不了八億啊!

“安安,你也可以選擇不接受。這樣你爸的債務也不會落到你身上。”副總的表情有些落寂,“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公司是你爸這輩子的心血,你忍心看它倒閉嗎?”

“王婉芝和秦可可呢?”秦安安深吸了口氣,詢問。

“別提你那個後媽了!公司變成這樣,有她一半的責任。她前幾年把她弟弟安排到公司做財務,她弟弟這幾年,從公司捲了不少錢。現在人都不知道逃到哪兒去了。”副總嘆氣。

秦安安雙手扶額,聲音有些顫抖:“我也不想爸爸的公司倒閉,可是我從哪兒弄這麼多錢來......”

“借啊!”副總道,“公司的新產品研發已經到了尾聲,只要能借到錢,等我們的新品上市,資金方面的困難就能緩解不少。”

秦安安抬起眸子,不敢置信:“找誰借?誰能借我這麼多錢?”

副總:“銀行。要是銀行不借,再去找別的投資。咱們先試試,行就行,不行你就放棄。怎麼樣?”

......

ST集團。

頂樓,總裁辦公室。

巨幅的落地窗,一塵不染。

陽光如金子般傾灑進來。

傅時霆揹著光,深邃的五官雋逸非凡。

他的手裡拿著一份檔案,這是助理周子易剛送來的。

“傅總,秦氏集團這次面臨近十個億的債務,他的老婆和小女兒今天一早的航班出國了,估計秦氏集團的事情沒解決之前不會回來。我覺得秦安安多半會放棄秦氏集團。十個億對她而言,簡直是天文數字。”

周子易分析道。

因為傅時霆要秦氏集團的資料,所以他以為老闆對這件事感興趣。

“子易,我們來打個賭吧!”ST集團財務長盛北眯著狐狸眼,將手裡的咖啡杯輕輕晃了晃,“我賭秦安安會來找時霆借錢。近水樓臺先得月,她要是找時霆借錢,我猜時霆多少會借一點。”

周子易搖頭:“她沒那個膽子吧?”

盛北抿了一口咖啡,笑道:“你是沒瞧見昨晚,她當著我們的面,直接把一瓶47年的紅酒敲碎,要跟唐倩拼命。她看上去文文靜靜的,但是骨子裡比唐倩還野。”

“那好,我們賭一把!”

“賭什麼?”

“如果我輸了,我請你喝一個月咖啡,要是你輸了,你請我們總裁辦所有人喝一個月咖啡,怎麼樣?”

“OK。”

......

下午,秦安安給各大銀行打了電話。

下午,秦安安給各大銀行打了電話。

情況並不如副總說的那麼明朗。

一共八家銀行,其中,公司還欠著六家銀行的貸款沒還。

至於另外兩家銀行,當然也不敢借錢給她。

“安安,這是我們新產品的詳細介紹。我們的產品是大有可為的。我來想辦法把另外兩家銀行的行長約出來,你等會兒好好打扮一下,去跟他們好好談談。”

副總將厚厚一摞產品介紹遞給秦安安。

秦安安:“為什麼要好好打扮?我現在這樣不行嗎?”

副總:“你沒化妝,顯得氣色不好。在職場上,這樣很失禮。”

秦安安:“我先看看產品介紹。”

副總:“好,我去聯絡那兩位行長。等約好了我來通知你。”

傍晚六點。

周子易得到準確線報。

“盛總,我們倆都輸了。”周子易道,“秦安安沒有放棄秦氏集團,這讓我意外。其次,她約了江城銀行和陽光銀行的行長晚上一起吃飯。”

盛北十分失望:“那兩個銀行的老東西是出了名的風流,秦安安這是羊入狼口啊!也是,她大學還沒畢業,不知道社會險惡。只是我實在想不通,她為什麼不來找時霆呢?時霆好歹是她名義上的丈夫,難道時霆不如那兩個老東西嗎?”

周子易偷偷打量了一下傅時霆的臉色。

呃,陰沉的厲害。

不管怎麼說,秦安安現在還是他名義上的妻子。

如果她今天晚上去陪那兩個老東西,傅時霆的面子往哪兒放?

想到老闆頭上即將一片青青草原,周子易感到窒息。

以傅時霆的脾氣,要是秦安安真的敢綠他,恐怕會死的很難看。

“傅總,要不我打電話提醒一下秦小姐?”周子易斟酌了一下,試探開口。

傅時霆指骨捏的泛白,聲音暗啞:“不準聯絡她!”

他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敢揹著他亂來。

盛北輕咳:“要不我們去喝酒吧?我請客!”

傅時霆神情陰鷙,合上電腦後,啟動輪椅。

保鏢立即上前,護著他離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