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終焉

首頁 > 其它小說 > 

十日終焉

十日終焉小說

十日終焉

殺蟲隊隊員
狀態:連載中 分類:其它小說
更新時間: 2024-06-22 01:28:10
立即閱讀
簡介:

(不後宮,不套路,不無敵,不繫統,不無腦,不爽文,介意者慎入。)當我以為這只是尋常的一天時,卻發現自己被捉到了終焉之地。當我以為只需要不斷的參加死亡遊戲就可以逃

章節目錄
檢視更多>
精彩章節

痛。

深入骨髓的痛。

齊夏咬住了牙齒,蹲在地上痛苦的悶哼。

他感覺自己彷彿真的有什麼嚴重的心理問題。

每次有人在自己身邊死掉,他都會頭痛欲裂。

這到底是怎麼引起的?難道只要自己見到死人就會這樣嗎?

不,齊夏已經在遊戲裡見過好幾次死人了。

並不是所有的人死後都會讓他頭痛。

足足半分鐘的時間,齊夏才終於長舒一口氣,再次面無表情的站起身來。

門外三人也終於注意到了屋內的情況。

他們紛紛跑進屋來檢視,卻發現李警官已經叼著煙死去了。

章晨澤捂著嘴,想要痛哭卻又不敢出聲。

“狗日……”她慢慢的走到牆角,抓著自己的頭髮蹲了下來,原先過分標準的普通話此刻也都成了方言,“這都啥子事情……都在搞啥子……”

她的情緒看起來非常不穩定,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

還不等齊夏開口說話,遠處又一次響起了鐘聲。

「鐺」!!

林檎和老呂一驚,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鐘聲代表了什麼,但是他們已經很多次在死人的時候聽到這個聲音了。

林檎定了定心神,來到章律師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說道:“章律師,你要振作一點。”

“我要咋子才能振作……”章律師一臉憔悴的抬起頭來,眼神中都是絕望,“李警官是為了我……為了救我才死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檎握住了章律師冰涼的手,“這種時候不要壓在心裡,跟我講講。”

她似乎很懂得如何跟情緒失控的人聊天,短短几句話就讓章律師放鬆了戒備。

“都是那個兔子……”章律師搖搖頭,“那個瘋兔子……她想要我們兩個人的命……若不是李警官,我們倆全都得死……他們都是瘋子……他們的眼裡完全沒有法律……”

章律師緩緩地講述著齊夏等人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

二人的遭遇和齊夏推斷的不同,並不是李警官發現了這個鬼地方的遊戲模式,而是章律師。

在齊夏四人走後,章律師果斷跟便利店對面的牛頭人聊了起來。

正如她自己所說的,她需要收集到足夠的情報,才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

在得知了這個地方的遊戲不會送命,反而有可能贏得「道」之後,她與李警官、肖冉、趙醫生說明了情況,可三人之中只有李警官支援她的看法,並決定拿僅剩的一顆「道」去賭一把。

這個做法遭到了肖冉的強烈反對,她明知道「道」是參與遊戲用的「籌碼」,卻堅持要把「道」留在自己身邊,寧可讓這一絲機會浪費,也絕不允許拿去賭博。

李警官礙於對方是個弱女子,一直都對對方好言相勸,可章律師卻不慣著她。

幾次邏輯清晰、言語銳利的嗆火之後,她將肖冉懟的啞口無言。

畢竟說到「吵架」,一個幼兒園老師怎麼可能吵得過律師?

便利店對面設計遊戲的是「人牛」,那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遊戲——障礙賽跑。

在餐廳裡擺著許多廢舊輪胎和木製高牆,只要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跑道就能贏得兩顆「道」。

這場遊戲幾乎就是為李警官量身設計的,他本來就是警校出身,障礙賽跑在學生時代經常練習,雖然過去這麼多年已經有些生疏了,但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跑道依然綽綽有餘。

門票一顆「道」,獲勝贏得兩顆「道」。

李警官似乎是找到了什麼漏洞,他一連參加了三次,二人的「道」也變成了四顆。

一直到他實在沒有體力了,二人才離開了遊戲場地。

這一次的經歷讓二人信心大增,他們認為有望在見到齊夏之前收集到足夠多的「道」。

後來他們誤打誤撞,又來到了「人兔」的遊戲場地。

那是「逃脫」型別的遊戲,他們本以為這個遊戲的難度也不會太大。

在一個不大的房間裡,二人分別被困在房間的兩個角落。

章律師被綁在一個巨大的透明魚缸中,魚缸正在注水。

而李警官則被一副手銬,銬在了房間另一側的牆邊。

他的手邊只有一根木棍。

李警官手銬的鑰匙放在章律師的魚缸中。

而章律師魚缸注水的開關就在李警官的不遠處。

二人手邊都有拯救對方的方法。

可章律師被鐵絲捆了起來,根本解不開繩子,也無法將手銬的鑰匙丟出魚缸。

李警官雖然離水閥開關很近,可他被鎖住了右手,距離水閥始終有兩步的距離。

二人誰都無法第一時間救到對方。

這個遊戲的有多麼殘酷?

它根本不是「逃脫類」遊戲,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考驗人性的遊戲。

看起來二人都被困住,需要各自逃脫,可是仔細想想,李警官的處境和章晨澤根本不同。

隨著時間的推移,章晨澤一定會溺死,可是李警官不會。

他就算在這裡呆上一天都是安全的。

章晨澤毫不避諱的說:“那一刻,我以為自己死定了。”x

接下來,李警官試了很多方法來掙脫手銬。

對他來說尋常的手銬並不難開啟,可他手邊沒有任何開鎖工具,唯一能有用的就是一根木棍了。

“李警官真的好傻……”章晨澤嗚咽著低下頭,“他為什麼不把木棍丟過來,打碎魚缸……?反而打斷了自己的……”

齊夏聽後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做過思想鬥爭。”

“什麼?”章晨澤抬無神的雙眼,“你說這是他考慮過後的結果?”

“嗯。”齊夏點點頭,“他應該知道用木棍擊碎玻璃不是明智之選。”

“可他連試都沒試……”章晨澤又哭了起來,“他明明可以試一試的……”

“他試了之後呢?”齊夏說,“若是那個木棍沒有打碎玻璃,反而掉在了魚缸旁邊……你們又該怎麼辦?”

章晨澤哽住了,齊夏的問題一針見血。

如果那個木棍沒有擊碎魚缸,反而掉在了遠處,二人就完全失去了逃出那裡的希望了。

在章晨澤一臉震驚中,李警官用那根木棍打碎了自己的手掌。

書友點評
釋出書評
同類推薦
熱門推薦